分卷阅读9(2/2)

加入书签

升天的人,此时更是冷嘲热讽,暗骂燕琅也不过是个冷公子的命。

  邬琅在环疏院内悄然养伤,临淄王不来,正合他心意。

  在环疏院里好吃好喝地待了两礼拜,肩伤慢慢恢复,手臂终于能使用自如。

  其他公子疏远他,邬琅并没有多大感触。有人来,他就意思意思见一下,没人来,他更欢喜,不用多费口舌,说些违心之话。

  倒是衡莲君,似乎并没有对他失望。抽空过来和他喝了杯茶,顺便送了他四个侍童。没有名字,说是跟了新主子,便号新主子赐的名。

  邬琅其实并不愿接这四名侍从,往轻了说,他和明月两个人住惯了,忽然有人插进来,他不习惯。往重了说,这就是衡莲君往他身边安插的眼线,接了,便是受制于人。

  可他不得不接。

  无奈,只好收下,给这四个小侍童取了四个极为通俗的名,茯苓、川贝、麦冬、木笔。

  明月倒是欢喜有新人过来,他一个人每天打扫环疏院实在是忙不过来,现在终于有人分担子,简直太好不过。

  邬琅见这四个侍童都手脚麻利,干活勤快,不多嘴,心里那点疙瘩也渐渐消去。

  想他也没打算在这王府里掀什么风浪,衡莲君想监视就监视吧。

  邬琅此时并没有想到,监视他的除了衡莲君,还有他怎么也猜不到的临淄王。

  临淄王近日来都在书房听暗卫汇报监视手记。

  他躺在摇椅上,怀里抱着一只精致异常的手炉,静静地合着眼,似是睡着了。而身侧的暗卫则用一板一眼,毫无情感的语气念:

  十一日,燕琅公子在种竹子。

  十二日,燕琅公子巳时会见了兰晓公子,一刻钟后兰晓公子离开。燕琅公子吃过饭后便在后院种竹子。

  十三日,燕琅公子在种竹子。

  十四日,燕琅公子在种竹子之余学会了如何制作竹笛,并且当场制作了一只简陋竹笛。

  十五日,燕琅公子在种竹子的同时吩咐侍童去府外买了两串冰糖葫芦回来。

  十六日,燕琅公子在种竹子。

  ………………

  ………………

  临淄王猛然睁开双眼,“挑个他没种竹子的日子说。”

  暗卫沉默一下,回答:“禀王爷,监视期间燕琅公子每日都坚持种竹子。”

  这下轮到临淄王沉默了,半晌,他又忽的笑出声,“好个燕琅,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能把这竹子种到天荒地老。”

  “下去吧,有情况再报。”

  “是。”暗卫应下,嗖一声,消失在书房中。

  临淄王手指细细摩挲怀中暖炉,不其然想到赏花大会时,燕琅震惊四座的求炭之语。现在搬了院子,总不缺火炭了吧。

  沈衡那些小动作,他不是瞧不见,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只是这燕琅,忽然间便有点看不透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七章 一曲霓裳

  十一月末,大雪接连下了一个礼拜。明月每日起来为院门前扫雪都免不了要抱怨一番。

  大雪压枝头,邬琅终于可以不用再种竹子。

  气温越发低了,邬琅更加不愿意出门。往往窝在房间里看些志怪奇谭就能消磨一整天。他以前也常看些升级流长文,反正只要求爽,文笔自然是跟长江三峡开闸泄洪似的,谈不上精致,更遑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