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1/2)

加入书签

  杨记川拉住暴怒的邬琅,压住他的肩膀让他坐下,随后走到崔垣面前。崔垣点头,抚平被邬琅揪皱的衣襟,跟随杨记川出门。

  邬琅抓起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皇帝,是你逼我的。

  ☆、第六十二章 与虎谋皮

  邬琅又在永宁待了三日。

  第一日,他去见了杨钊。杨钊依旧整日宿在天策府,仿佛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他其实很不爽杨钊,因为杨钊根本就不像个父亲。

  杨记川此去奉济,或许十年、二十年再不能回永宁,而杨钊还剩下多少个十年?

  他忠于皇帝,忠于大商,却也因此不通人情,死板顽固。

  杨记川善守不错,但在平均海拔是中原的几十倍,遍地高山的奉济,他的天策骑兵能有多少用武之地?恐怕连平常的十分之一威力都使不出来。

  皇帝会不知道?不,正因为皇帝知道,所以他才将杨记川派遣去了奉济。这是在变相削弱他手中的兵力,将他塞到一个荒凉的疙瘩角里,让他自生自灭。

  杨钊会不知道?不,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都看得出来,皇帝是针对杨记川。然而事实上,皇帝不过是在借机打压所有武将。

  大商说得出名号,立下过赫赫战功,护卫着各个边陲重镇的将军几乎都出自天策府。有的和杨钊是同辈,更多是他的门生。

  大商十一个郡州,有七个和他国接壤,绵长的边防线一直都是让历朝历代皇帝们头疼至极的事。

  皇帝们不得不大力培养和选拔武将调派往各州,称为宣政使。虽然宣政使权利在州牧之下。但往往,宣政使都是比州牧更具有威慑力的存在,说一不二。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有兵。而朝廷还得帮忙养着。

  矛盾便矛盾于此,朝廷被迫大量养兵,时间长了,在各自地盘混得如鱼得水的宣政使们往往拥兵自重,将官兵变成私兵。

  士兵们不闻圣旨,只遵宣政令,皇帝岂不是恨不得把这些狗将全部抄家砍头以儆效尤。

  但是,皇帝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些宣政使们,他们很大一部分是同气连枝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同窗,而那个地方就是天策府。

  天策府建成多年,早已成为盘根错节的庞然大物,即便砍断一颗枝叶,也无伤元气,反倒要触天下虎将的晦气。

  便如先帝,费尽心机,阴谋算尽才灭了征夷大将军一家,最后也只落个两败俱伤。守边大将生死,北戎嚣张入侵。而世家大族们唇亡齿寒,一个个开始韬光养晦,取自保之法。现任皇帝接过的就是一个烂摊子。不仅帮手少,虎视眈眈的敌人还有一大堆,更何况外敌入侵,让他不得不允许杨记川成长起来。甚至给了他时间训练出十万骑兵。

  郎骑将军杨记川,在很多人眼里,是堪比征夷大将军的天才人物。但,就是因为这样,皇帝才忌惮如斯。

  杨家就算香火再凋敝,也是根正苗红的世家大姓。杨钊更是天下无数将领的老师,他名望高得连皇帝都不敢动他。假如让杨记川继续做大,若是他一朝想造反,便是一呼百应,说不定连那禁卫军也会一夜叛变。这让皇帝如何放心。

  杨钊,皇帝是拿捏不了,但是杨记川他还不能动吗。

  打压杨记川,就是打压杨钊,就是打压天策府!

  杨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