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闻锐沉默半晌,皱眉摇头:“燕琅公子功夫怪异,属下从未见过这般用竹子使出来的刀法。”

  “那么,你觉得他会是前几日潜入书房偷盗的小贼吗。”

  “属下不敢妄言。只是,过招之后,属下发现他所使的招数和当日逃跑的窃贼路数完全不同。想来,虽然那小贼往竹心小院方向逃匿,燕琅公子却也不是小贼本人”

  临淄王沉吟片刻,说道:“找个细心的看住他,每日汇报。”

  “是。”

  “退下吧。”

  “属下告退。”

  闻锐恭敬退出书房,站在门前,下意识摸了一下腰腹伤口,心中揣测不安。

  但愿,这燕琅公子只是单纯的公子。

  ……………………

  邬琅被那黑衣人一掌击吐血后,随便收拾了下一片狼藉的竹林,匆匆回房换衣服。

  这黑衣人来得如此莫名,他不愿张扬开。

  吃过晚饭,邬琅佯装看书,要安静,让明月到外边候着。其实是他左肩疼得手都抬不起来,遮掩不及,只好将明月赶走,一了百了。

  到了夜里,邬琅实在疼得受不住,便让明月给他备水沐浴,又特别吩咐水要尽量烫。

  明月一一准备好后,邬琅便让他歇着去了。

  邬琅盘好头发,一件一件褪下衣物,低头,一眼看到自己左肩上的青色掌印,没有浮肿,轻轻按上去却是一股钻心的疼。

  走进浴桶内,慢慢下沉,待热水浸到肩头时,受伤处传来针扎似绵密的痛感。邬琅取了帕子按在伤口处,忍痛用力按揉。万幸,骨头应该是没事的。

  邬琅身上越痛,心里对于黑衣人的身份便越发疑惑。

  为什么戒备森严的王府会突然出现刺客,为什么刺客会冲着他来。更重要的是,刺客消息怎么如此灵通,他今天才搬到环疏院而已。

  莫非,是王府里的人?

  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而越是扑朔迷离,就越能勾起人的好奇心。

  很快,从小浸淫金老古爷武侠的邬琅就忍不住脑洞大开了。

  其实燕琅本是一个神秘组织派入王府的秘密杀手,以男宠身份奉命潜入王府内偷取绝世至宝。不料燕琅陷入临淄王情网,临阵倒戈。组织大怒,派下杀手潜入王府处理掉叛徒燕琅,并将其尸体投入井中,佯装其为情自杀。没想到他邬琅却穿越而来,被误认为大难不死的燕琅。被派来杀燕琅的杀手听闻此消息,必定要过来再探虚实,没想到一看一个正着,燕琅的确还活着,遂痛下杀手!

  这剧情简直完美!并且这个神秘组织必须是非常强大,杀燕琅的杀手也该是牛逼哄哄,不然怎么能视王府铁卫于无物,来去如自家呢。

  不过,yy归yy,料想燕琅也不会有这么高大上,吊炸天的过去。

  倒是那个黑衣人。邬琅冷笑一声。可祈祷别落到他手上,不然绝对要让这家伙尝尝什么叫做满清十大酷刑。

  为了掩饰自己受伤的情况,邬琅越发深居简出,少有会客。有见风使舵,想要和他套套近乎的人前来拜见他,也被拦在门外。虽有埋怨,也敢怒不敢言。

  只是,随着邬琅在环疏院住下,日子一天天过去,临淄王却一步没踏入过环疏院。这流言呐,又开始肆无忌惮纷飞起来。

  外人皆道,燕琅只是从一个冷宫搬到了另一个冷宫罢了。

  有当初不乐意见燕琅鸡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