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2/2)

加入书签

名的人也不磕头了,齐齐看向邬琅,皆是震惊。皇帝忽然朗笑几声,笑道:“扬威将军这是在向朕抱怨俸禄太少?”

  邬琅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尽显乡下人的窘迫和嘴笨。

  皇帝笑完,摆摆手,说:“也罢也罢,你不喜欢就算了。朕听说你现在同郎骑将军住在大将军府?”

  邬琅回答:“是的,陛下,微臣觉得大将军府就特别好,微臣和杨将军也有个照应。请陛下让微臣能长住大将军府。”说着,朝皇帝露出一个憨厚老实的笑容。

  “两位爱卿关系如此融洽,是我大商之福,也是朕之福。要一直保持下去才是。”

  “谢陛下。”

  邬琅赶紧谢恩退回原位,重新装作耳聋目瞎。

  皇帝被邬琅反将一军,其后显然没什么心思上朝了,朝臣们也因为这诡异的气氛各怀心思。

  邬琅的朝堂处女秀很快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让他颇为遗憾的是,没看到三派的大佬们出手。

  散朝后,朝臣们纷纷向外走,开始真正上班。

  邬琅和杨记川还记着杨钊之前那句到我那来坐坐,便直接往天策府的方向去了。

  “你方才实在莽撞,不该那么直接的。”杨记川说:“皇帝敢把征夷大将军的宅子拿出来说事,就料定会有人阻止,你只要让礼部侍郎一直哭就好了。”

  邬琅摇头:“你道我只是做戏给皇帝看?不是,我还要让群臣知道,我和你,是绑一块的。邕州的兵权,他们一只手也别想插。咱们是表明立场,不能像你说的那么暧昧,搞不好两边都不待见我们了。现在,至少皇帝不觉得我们是首要敌人,而其他派系也拿不准我究竟投不投靠皇帝。当然,更重要的是,你也是个名门大腿嘛。至少崔家不会带头先灭我们不是?”

  “你怎么说都有理。”

  “哈哈,你一天蹦不出几个字就别勉强自己搞辩论了。有些事,我心里清楚的。好了好了,赶紧去天策府瞧瞧!”

  邬琅和杨记川走远后的正元殿外,崔垣还望着二人离开的方向发呆,被一冷峻青年皱眉扯一下袖子。

  “阿垣,阿垣?你从上朝时就魂不守舍的,到底怎么了?”

  “瑾之,太像了对不对!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崔垣猛地闭上眼睛,又豁然睁开,喃喃道:“我不可能会认错……不可能……他四年前就过世了,不可能的……”

  “阿垣!你醒醒,只是模样相像罢了!”

  “…………,瑾之,我今日,有些不舒服,劳烦帮我向杜大人告个假。”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陪你?”

  “没事的,再哭也不过当初惊闻他过世的消息,现在还能如何呢,不打紧的。”

  “哎,你想开些吧,这么多年了。”

  崔垣默然点头,深深望一眼邬琅的背影,轻声念道:“琅嬛君……”

  邬琅猛然回头,向后张望,杨记川问:“怎么了?”邬琅皱眉,迟疑地摇了摇头,“刚才听到有人喊我,大概是幻听了。”

  杨记川向后方掠一眼,孤零零站立在正元殿外的两道身影被纳入眼帘。只是这眼神停留不过一秒便离开了。

  崔家,王家?

  看来是真的幻听了,这家伙,做事总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