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1/2)

加入书签

  般终于抵达了正元殿外,自觉地按照官位高低顺序左右排列好。

  邬琅和杨记川都是五品将军,列位一致,遂站一处。

  天色渐渐蒙亮,日晷影子也转到了五更刻。紧闭的正德殿大门吱呀一声轰然打开,群臣陆续进场。

  上台阶时,走在邬琅前头的一位年轻大人也不知是不是被宽大的官服绊了一跤,身子忽然向前跌去,邬琅眼疾手快一下把住对方手臂将人提了回来。周围众人皆虚惊一场。

  “这位大人,没事吧。”

  “没事,多谢……”那人稳下心绪,看了眼邬琅的官服,抱拳谢道:“多谢将军。”

  “举手之劳而已。”

  “非也,殿前失仪也是大罪,将军大恩,崔垣日后当报。”

  邬琅眨了下眼,觉得这名字似乎在哪听过。又见那崔垣抬头看他,温朗的笑脸立即僵掉,眼眸大睁,满副不可置信神情。

  “崔大人?”

  崔垣猛地回过神来,煞白面孔勉强扯出一个笑,不再和邬琅对话,径直往正德殿内走。邬琅朝杨记川投去一个疑惑眼神,杨记川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

  朝臣们一个个站定,五更过半,皇帝正点出现。

  上朝,对于邬琅这种完全不了解情势的人来说,和大学的班会无聊程度等同。但是,朝堂的氛围让邬琅分分钟觉得这些人要打起来。

  你方唱罢我登台,你方同意,我偏反对。吵着吵着就从讨论国家大事变成了人身攻击。贵族嘲讽寒门低贱出身,寒门嘲讽贵族不知疾苦。

  真是好高级的菜市场!

  堪比五毛和美分的口水战斗。

  几波人面红耳赤,喉咙都要吵哑,完了皇帝大手一挥,再议!

  邬琅几乎要笑出声来。

  好嘛,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皇帝单独点名啊!问他进京后,吃好了吗,住好了吗,有没有水土不服?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邬琅身上。

  皇帝说:“扬威将军在京还无住处,让朕想想哪里的宅子适合你。不若……不若就东门大街那处,如何?”

  皇帝话音未落,已有耆耋老人扑通一声跪下,嚎哭:“陛下!万万不可啊!那是先帝赐于征夷大将军的府宅,岂能让一山匪之人占据!征夷大将军当年含冤逝世已是屈辱,现在怎可再让他的故宅易主!若让天下人知道,陛下圣明不报啊!请陛下收回成命!”

  原来是征夷大将军旧宅!

  皇帝果然居心叵测,难怪如此好心要送房子给他。这送的哪里是房子,根本就是陷阱!要是他乐颠颠答应,明天的头条题目他都想好了。

  《没落李家故宅难保,扬威将军荣宠常季?》

  老人咚咚咚磕着头,嚎声感天动地,接连几人站出来联名请皇帝收回成命。

  邬琅虽然低着头,却能想象得出来,皇帝的脸黑成了什么模样。

  他心中一动,先是稳稳一拜,佯装全然不知个中内情,说:“微臣谢陛下隆恩。只是,想来陛下送出手的宅子必然精致豪华,微臣粗人一个,实在有些配不上。加之,微臣俸禄无几,怕是供养不起这种豪宅……”邬琅越说声音越小,最后整个人都羞愧地埋到了地上。

  磕头的人不哭了,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