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2/2)

加入书签

了。”

  “…………”

  “那是杨记川的家,不是我家,何况,我也离开这么多年了。”

  结果两人一路靠别人指点,历经千辛万苦,走错路无数,终于抵达目的地。

  还有比离家多年,衣锦还乡,结果忘记家在哪更凄惨,悲凉的故事了吗。

  有,更凄凉的故事是,当这两个二楞字终于找啊找啊,小蝌蚪找妈妈似的找到家时,门锁了。

  我们衣锦还乡主人公一脚踹开大门,门锁擦着邬琅脸颊飞过。

  邬琅跟着杨记川牵马进来,发现将军府虽宽敞,屋舍错落有致,却显得冷清,大概是少有植被,毫无人气的缘故。他瞧了几眼主厅,空空荡荡,烛台上的蜡烛连灯芯都依旧是白的,完全没用过。实在不像是位高权重的天策府总教头会住的府邸。

  “这……”

  “本不想你来的,你偏执意。”

  “这么说,方才路上你说不记得怎么走是骗我的?”

  杨记川偏了偏头,“嗯,这地方还不如客栈。你不怪我骗你?”

  邬琅有些无奈地摇头,“是你想太多,跟我说实话就行,我还能因为这点小事跟你怄气?跟你一起住,在哪不都一样。啧,这地方是多久没住人了。”

  “父亲常年住天策府,这里恐怕只有些仆人会定期来打扫。”

  “你父亲不愧是大商第一工作狂,没见过一直住办公室连家都不回的。”

  邬琅将刀盾卸下,褪掉身上盔甲,“厨房在哪?”杨记川依着记忆指了个方向,问他:“干什么去?”邬琅拉了拉黏在脸上的头发:“烧水洗澡,宝贝儿。”

  好在这厨房还算是好找,柴火木炭也备的齐整,邬琅拎了桶到附近的水井打水,盛满大锅开始烧水。

  这么荒凉的将军府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在他意识里,杨钊是武将,或许会有点强硬、严厉,但对于川儿来说至少算个亲人,总比他穿过来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态度不明的侍从腰好得多。现在看来,是他太想当然了。

  杨记川能死在永宁城门口,就已经说明个很大的问题,这对父子可能严重不合,再加上川儿这种从现代带过来的薄凉态度,和杨钊的关系可能和陌生人没什么差别。

  邬琅心里反倒松了一口气。怕就怕,川儿和杨钊有了父子情谊,待到日后临淄王揭掉面具开始造反,川儿会跟着杨钊一起站队。政治偏见是毒药,沾上就洗不掉了。临淄王是个狠人,皇帝不是对手的。

  他并不在意谁当皇帝,或者至少对于他来说,临淄王当皇帝还会更开明些。而重点在于,要我们帮你守疆土,可以,抢皇位,不关我们的事,其他不要再图谋更多。

  邬琅一屁股坐在灶前,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想这些东西真是比打仗还要累。

  无聊地等着水开,厨房的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邬琅惊觉地捡起一根柴火进入战斗模式,定睛一看来人,翻个白眼把柴火扔了,重新坐倒。

  “跟你说过多少遍,走路别悄无声息跟猫似的。”

  常山走近,单膝跪下。

  “怎么样,重回永宁,有没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怀念感。”

  “属下从未将永宁当做故地,以前想,若是能离开,永远别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