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4(1/2)

加入书签

  我写信?”

  杨记川瞧了他一眼,意味分明。邬琅登时就不乐意了,从背后揽住杨记川,一嘴咬在他脖子上。

  “别闹了,你是狗吗。”

  “那怎么成,好不容易碰见你没穿盔甲,多好下嘴的机会啊。你也咬我一下,刚好凑成狗咬狗。”邬琅笑,伸长手拽了把椅子过来,就着这样的体位坐下:“你写你的,我看着你写。这些软趴趴的毛笔真是烦。”邬琅将下巴抵在杨记川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

  杨记川说:“明日进宫见皇帝,都让我来说,不管皇帝问你什么都别答太深入。”

  邬琅应着:“我知道,但是这司徒闵摆明了就是想利用我分你的权,说不定私底下把我给招见了。”

  杨记川转过头来看邬琅,说:“皇帝这人多疑,你平日里就喜欢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和皇帝单独相处时,千万别跟他含沙射影。他不是李世民,你也别想着什么魏征。”

  “我有那么傻吗!对着皇帝还使劲瞎霍霍。到时候你就看我演技吧,我肯定让皇帝觉得我是个正儿八百的乡巴佬土匪。对了,他有什么忌讳?”

  “司徒闵很在意他母亲青楼妓子的出身,所以对于手底下臣子出入烟柳之地非常厌恶。再一个就是,不要轻易在他面前提征夷大将军一家,以及临淄王。”

  “话说上任皇帝怎么想的,真让这种有心理疾病的儿子做皇帝?”

  “男人一旦开始用下半身思考,就没有脑子什么事儿了。”

  “那这皇帝换个人坐也没什么关系吧,如果我们将来没什么机会回去,要在这地方耗一辈子,我可不愿意在一个不支持自己项目工作的老板手底下做事。”

  “你想当皇帝?”

  “哈,开玩笑!我当个屁大点的雁门关城主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东昌山的山大王都比当皇帝来得有意思。”邬琅轻轻揽过杨记川,扳正他的身子面朝自己,捋起他的额发,小心翼翼地吻住他的唇:“抢皇位要打仗,谁知道多久才能结束,做了皇帝还要被那些古板老头子管东管西,塞老婆。那我的川儿该怎么办啊,咱们还得回现代领证呢。就算回不去,在边关做两个地头蛇也好啊。”

  杨记川轻轻咬了邬琅的唇瓣,无奈:“没关系,你要是想做皇帝,十年二十年的仗我们都能打。”

  “你怎么就这么一根筋儿呢,咱们就保持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愁吃也不愁穿,担子没那么重,心里也挺舒坦。最重要的是,没人管我们。”

  “你要是问我想要什么,我能说我想把你干得下不来床吗……诶诶,脸红什么啊,我又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我的川儿将军,要是别人知道你脸皮子这么薄,你高冷的形象就全完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继续写信。”

  邬琅其实是很想来一炮的,但是明日要骑马进永宁,要是一下没把持住,川儿肯定要辛苦死。所以只好委屈委屈自己了。

  等待第二日,两人顺利进城,跟着接引的使者一路快马加鞭从永宁城门赶到皇宫大门。

  皇城禁地,除了带刀侍卫和皇帝亲口允许带兵器的臣子,所有人都是要卸刀的。当年杨记川的火龙枪因为别人根本拿不动,所以在城门口专门准备了搁置火龙的特殊区域,被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