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1/2)

加入书签

  本没准备好如何对付大商的新型兵种而死伤剧增。

  这样下去,士兵焦躁郁闷,时间长了士气必然下降。

  这个时候,若是对方指挥官稍微有点脑子就该鸣金收兵,而不是继续打下去,让士兵无辜折损。当然,邬琅巴不得对面守军都是猪,这样自己打的时候也不用多废心机。

  忽然,邬琅接到神机营传来的口讯,这一次携带的两车投石机弹药已经全部用完!

  邬琅立刻打出旗语,吹起收兵号角。

  “撤!弓箭手掩护!”

  憋了一口气还想着好好收拾对方的北戎骑兵便看到对方盾墙突然快速往后退。差点没气吐血,还没打够呢,从来只有他们北戎骑兵能遛人,能搞游击战!你们大商算个鸟蛋啊!

  骑兵小队长们纷纷急红了眼,召唤部下就要追上去痛打对方一番。不料从木松城城墙上传来回军的号角,愣是让他们生生咽下那些憋屈,调转马头回城去。

  大商大军快马加鞭撤退回营地,跑到半路发现北戎军队根本没有追上来,邬琅甚至让盾兵收盾加快奔袭速度。

  夜已深,大军终于回到营地。重重关卡开启继而合上。神经一直无比紧绷的士兵们终于卸下一口气。

  邬琅指挥各营进行战后清点,伤亡最重的还是刀兵,盾兵反而大多数都是轻伤,并没有危机性命。刀兵多死于出墙后和北戎骑兵的正面对砍,以及弓骑兵的弓箭。这些都是战前可以模拟出的结果。从数量来看,这一次进攻委实太成功不过。虽然打得不够激情不够骁勇,但是终于压住了北戎骑兵嚣张的势头。不止是初战便尝甜头的玄甲军们高兴,一直在后方操纵投石机的神机营也觉得大大出了一口恶气。那两车投石机弹药全部用光,几十颗巨石足够让木松城喝一壶了。

  这么多年来,在兵种压制下,广泽还能和木松打得不相上下,除了人多能够一直补兵,精良的甲胄和超出北戎不是一星半点的机械工艺也是不能被忽略的功臣。

  但是,邬琅很冷静。这一次突袭大获全胜,是因为他们完全占据了奇这个字。

  突然出现在木松城下,北戎军队仓促迎战。第一次出现在对方面前的重甲盾兵,因为理论上克制轻骑兵,再加上北戎骑兵没有对战经验,所以在实战上被克个半死。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主帅没有出现。

  邬琅很仔细观察过战场,在一群北戎骑兵里,最高不过是校尉级别,更别说澹台明亲自上阵。

  有主帅和没主帅指挥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而明日再发起进攻,北戎方面一定会做好被袭击的准备,就算还没有想去应对盾兵的方法,也不会被打得这么不知所措了。

  重新整装休憩后,第二日正午,邬琅堂而皇之的领着大军再度前往木松城外。这一次,木松城果然已经严阵以待,城外排满了步兵和骑兵军队。从他们后方慢慢驶来一个人影,座下黑马皮毛油亮,堪是名驹。而马上的人穿着北戎将领服饰,一头亚麻色的长发编成一条又一条的辫子,国字脸,眉目刚毅,身材魁梧。一双狼目满是杀气。

  此人驾马从北戎军队中驶出,停在最前方,从腰间抽出弯刀,直指邬琅,大吼一声:“吾乃北戎奔狼将军阿木汗,敌将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