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1/2)

加入书签

  鼓,攻城部队分为由三个梯队组成。第一梯队,侧重防御和破阵的玄甲营,乃是最先头的部队。第二梯队,由薛棠率领神机营护送攻城机车和投石机安全抵达前线,第三梯队则是万景的白水营,负责保护好粮草的运输线,并派出探哨时刻注意北戎军队的动向,以防堆放声东击西。

  而杨记川,对外宣称坐镇广泽,实则暗中带领天策骑兵赶往印河镇。

  发兵当日,浩浩荡荡的大军在城外排出一片黑海。杨记川站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做最后的战前动员。

  他声音清冽,在这飘雪的冬日,也仿佛在众人心中燃起一丛热火。

  死有报家国,马革裹尸又何妨!

  邬琅骑上高头大马,和杨记川没有过多的交谈,只是一路往北而去,留给杨记川一个越来越小的背影。

  人命关天,fg可不能乱立!

  好话,留待凯旋而回时再说吧。

  ☆、 第四十六章 取你首级!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出征的好时节,寒冷,大风雪,为了不让北戎军提前发现,休憩时禁止生火燃烟。这意味着士兵们只能以冷硬的干粮果腹,并且没有热水供应。

  就这么一直往北行军,气温越发底下。

  在这广袤无垠的平原上一眼望去,大军仿佛像缓慢挪动的蚁群。在平原上延伸出一条长长的黑线。

  但是,相对的,北戎军也觉得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广泽方面不可能派兵北征。

  半个月后,邬琅所率领的先头部队终于抵达木松城外一里的地方,安营扎寨。破阵营立马在附近设置马障、路障。搭建轮值的哨塔。

  大军在此等待两天后,薛棠的攻城机车和投石机也悉数到达。

  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慢慢向前推进。

  日暮渐落,邬琅骑在马上用千里镜甚至能看到从木松城中飘起的炊烟。伸出手臂,完成直角,横在身侧。在他身后密密麻麻排列成阵的士兵立马动了起来,如潮水一般像两侧退后,让出一条宽阔的直道。巨大的攻城车和投石机被推到了前方。

  他轻轻闭上眼睛,心道,不知杨记川此时已到达何处,印河镇是否拿下?

  呜呜的风声掠过耳畔,是欢乐,还是哀歌?

  待到天光已暗,木松城已近在眼前,偌大城池正进入全天当中守备最为放松的时刻。邬琅突然一声令下,让投石车发动攻击。

  无数巨石流星一般带着令人心悸的破空声,飞跃高大的城墙往木松城内砸去。

  如此远的距离,邬琅仿佛能听到屋舍被突如其来的巨石压塌的声响,还有人们在慌乱之中下意识发出的尖叫。

  “继续进攻,不要停。破阵营上,务必在北戎军队反应过来之前推平他们所有路障。”

  “是,领都统指令!”

  宋松一身玄甲,领着一队士兵飞快奔出。

  四辆巍峨攻城车仿佛四座大山一般安安稳稳地伫立在大军四个角。

  我方势头看起来十分高昂。但是邬琅知道,北戎军不会让他们在此嚣张太长时间。即便换来的主帅再没有经验,这也是一座习惯了打仗的城市。

  果然,在破阵营士兵只将木松城外一半的路障破坏掉后,木松城门打开,一队又一队的骑兵洪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