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1/2)

加入书签

  是第一次出现在边防战场,我们却不可掉以轻心。五郎既已想好对策,先写个详细的报告呈上来。没别的事,散会吧。”

  “是,将军。”

  “五郎留下。”

  “是。”

  待几个校尉一走,邬琅立刻形象全无地躺倒在靠背椅上,看天花板。

  “刚才你冲动了些。”杨记川语气依旧是白开水一样的淡,不过邬琅知道他也没怎么生气。

  “倚老卖老最厌烦,谷山有本事给别人出头,就得有脸扛。我敢打赌,你刚来的时候没少被这几个校尉欺负。搁现代,有哪个下属敢对着上司拍桌子大吼大叫的,除非不想干了。”

  “不说这些了,你确定印河变成了暗河?”

  邬琅点头:“三个月前我已遣人前往印河实在考察过,确是如此。此次交锋,先派一小部分军队闪电袭击印河镇,在印河守军还未发出信报给木松城之前占领。女卫营的军医已经配置好足够分量的毒药,到时候毒药顺着印河流向绵河,沿路所有城镇都会受到干扰。如此递进式的大规模病发,正好方便我们散播是新任将军带来瘟疫的谣言,动摇军心。”

  “与此同时,作为掩护,我军应派兵前往木松攻城,吸引住澹台明的视线。”

  杨记川轻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的视线在沙盘上逡巡一番,忽然拿起指挥棍画出一条曲线,并指出三个点:“肇源、侩支、密佛三个地点,若拿下,便可大面积秘密屯兵在木松后方。印河距离密佛十分近,从这引兵的话,只要够隐蔽,木松方面应该很难注意到。只是,这么做,前线的兵力会非常吃紧。”

  邬琅看着那张沙盘良久,忽的一笑:“密谋印河最重要的是速度,出奇制胜,自然是你的骑兵最适合。我玄甲军,肯定是要上前线攻城的。看我干嘛,你这个面瘫脸也没个表情。先说好,要是被碾压我可是会先逃命的。”

  杨记川将那张水经图叠整齐收入怀中,“战场刀剑无眼,关键时刻撤退也是一种气魄。图,我先收着。作战计划明日前我会写好,你回去时顺便叫人知会一下各营校尉。”

  邬琅站起身,点头,走出半道突然回过头来问杨记川:“要不一起去喝个酒?”

  “可以。”

  “欸,我说,你这口气感觉就像施舍我似的,听着很不爽啊。”

  “那我该怎么回答?”

  “得,不纠结这个了。你快来,我去年埋的酒又能挖出来喝了!”

  “以前也不见你酒瘾这么大。”

  “何止酒瘾,烟瘾我也大了。将军可要好好管管我!这里可不能照胸片。”

  “我哪里管得了你。”

  “冤枉,我明明是听话的忠犬一条!”

  “阿拉斯加吧。”

  “切,你还不是哈士奇。”

  ………………

  两人边聊着离开。没过多久,早前已经离开的薛棠因为忘记汇报一些情况,记起后便匆匆赶回会议室,却被告知杨记川和邬琅去喝酒了。薛棠顺着门卫指点的方向追过去,发现两人已然喝高,靠在一起说话。

  薛棠睁大了眼睛,躲在巨石背后大气不敢出。

  邬琅和杨记川口中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拆开他还认识,可串在一起,便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