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3(1/2)

加入书签

  邬琅弹了弹嘴巴叼着的卷烟,无意中从一个老军痞那看到,才知道广泽的烟草业也挺发达,于是他也弄了点加工好的烟草过来卷成一根一根的香烟,不过他不抽,只是叼着,像个学大人抽烟的毛孩子。

  “我们这是和谐演练!”

  杨记川面无表情地看了邬琅一眼,邬琅瞬间举手投降。

  “okok,回去我会好好教训那些打架的小子的。不过我跟你说,老因为这种事打小报告的人都是孬货,带得出什么好兵来。像薛棠那种,自己的兵被别人揍了都是直接提刀打上门的才算真爷们。我大概知道是谁给你上投诉的,那几个小蔫货,我就是站着让他们打,他们也破不了我的防。”

  “你很喜欢薛棠?”

  “对啊,我觉得他相当不错!”

  杨记川手指卷成圈抵在鼻尖,似是在思考些什么。

  “我考虑下吧。”

  “啊?”

  “就这样吧,今天。”

  邬琅歪了歪头,有些没接上杨记川的脑电波,懵懵懂懂点了头,从杨记川的办公室出来。他拧了拧眉头,想到杨记川不知道看到多少人写的他的坏话,不爽。

  回了玄甲军驻地,邬琅立马把手下的人聚集了起来。

  而那几个因为和其他军营的士兵打架,脸好似打翻了调色盘的兵士老老实实站在最前头接受所有人的注视。

  “今天老子又因为你们那点屁事被上峰请去喝茶了。”邬琅扫了最前头那几个玄甲军兵士一眼,几人立马肌肉紧绷地低下头去。

  “我带你们来广泽,不是让你们来打架的。我教会你们排兵布阵,挥刀持盾不是叫人把拳头打向自己人。你们的敌人是北戎,我们的敌人是北戎。留着你们的力气给我打爆那群目中无人的骑马的蛮子!”

  “有意见吗!”

  “没有!”

  “很好,那么接下来的话你们也给我牢记在脑子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既然我们已经并入广泽军,那么和其他各营就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兄弟之间无论关系怎么好,一些摩擦在所难免。能忍让的我们便忍让些,但若对方欺人太甚,我们这些做弟弟的也不介意教教这些哥哥怎么做人。我早前跟你们说过,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不要用嘴,你们一天训练十四个小时,难道就是为了和别人动嘴皮子讲道理的?什么人能打,什么人该打,就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咱们玄甲军,在东昌寨是最好的,来了这广泽,也要做最顶尖的部队!”

  “好了,我说完了,你们谁要发言,举手。”

  “五爷,要是他们故意措辞难听,挑衅,引诱我们犯军规怎么办。”

  “军检处是吃干饭的吗。把那群小蔫三全拎到军检处去,就说你们要在演武场开决斗,生死无论。看他们敢接吗。”

  “五爷,我有问题!”

  “说。”

  “要是其他营的把我们女卫营的姑娘拐走了怎办!”

  “搁身边的姑娘都能被别人拐走,你们不蹲角落里自扇三百耳光,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办,嗯?”

  “五爷,要是他们对您出言不逊怎么办!”

  “怎么,还有人对我不满?碰上这种,你们就给我狠狠地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