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2)

加入书签

  “燕琅,见了我就走?”

  邬琅顿足,朝那红衣人遥遥望去,没有言语。

  红衣人慢慢从亭内走出,绕过曲曲折折的曲桥,走近邬琅。待邬琅看清这红衣人容颜,不是那野鸳鸯是谁。

  真是尴尬……怎么到哪都能碰上他。

  邬琅下意识后退几步,身侧明月则是干净利落地跪下,说:“见过惊鸿公子!”

  邬琅心下一惊,猛然间意识到,这个和临淄王在清雅院里野合的红衣人不会就是燕琅死敌,柳惊鸿吧!

  这么一想,倒也说得通了。

  未见时,邬琅便总能听到邻居们嫉妒地讨论柳惊鸿。而在众人眼里,柳惊鸿貌若天人,虽高冷傲慢,脾气糟糕,但却独有一番风情滋味。所以特别得王爷恩宠。

  大商朝贵族圈内男风盛行,虽少有男妻,但在亲王阶层的内眷里,却也有给男宠的品级位置,名为府君。

  临淄王男宠无数,真能被称作临淄王内眷,获得府君称号的,也只不过衡莲君一人罢了。而衡莲君是临淄王母家送过来的人,从临淄王还是皇子时便跟随左右,功劳苦劳,都抵得上这一个府君称号。

  而柳惊鸿虽未得品阶,却住着府君等级的院落,享受着和衡莲君一模一样的待遇。日常举止,也俨然一副府君模样。足可见受宠程度。

  鉴于燕琅和柳惊鸿的关系,邬琅只好让自己的态度不那么友好,不情不愿地给他行礼:“见过惊鸿公子。”

  “哼,燕琅,急着找沈衡吗,以为有他当靠山就万事大吉了?”

  “我要找谁,应该不需要向您报告吧。”

  “方才宴会,欲擒故纵玩得够好啊,沈衡教你的?”

  邬琅实在懒得和柳惊鸿扯皮,直截了当地说:“惊鸿公子若是如此好奇,何不直接去问衡莲君。”

  柳惊鸿嘲讽地勾了勾唇,“该问,我自然会问。”

  邬琅:“那便是了,惊鸿公子将我堵在这,也不甚好。我还有约,不便久留,别过。”语罢,利落地留给柳惊鸿一个潇洒的背影,连明月都长着嘴巴一脸惊讶地看他大发神威。

  一路无言赶到清雅院,身上大氅已落满雪花。

  院内等候的侍从见邬琅前来,赶忙上前送上手炉,帮忙脱下邬琅染雪的大氅。一边说着:“公子可算来了,我家主子好等呢。”

  邬琅说:“路上见着人,耽搁了下,快引我去见你家主子吧。”

  侍从说:“是。”

  衡莲君在清雅院的主会客室等他,邬琅寥寥扫几眼,看壁画,看桌椅,看置物架上的瓷器古玩。屋里炉火烧得特别旺,是以衡莲君穿着也清爽,发髻松松挽着,捧着一盏茶,茶杯上纹着秀梅。

  衡莲君见他进来,放下手中茶盏,盈盈笑道:“来了?坐吧。”

  “我记得你喜欢吃莲蓉松糕,便吩咐厨房准备了些,就是不知道厨子的手艺合不合你胃口。”衡莲君话间,容貌俊秀的侍从已然端上果盘点心,又懂事地拉着明月退下,轻轻关上门。

  邬琅视线在这莲蓉松糕点心上流连几番,笑笑:“劳烦府君惦记了。”

  “应该的,你与我素来交好,我却才知你在竹心小院过得那般艰苦,实在是我的过错。”

  邬琅面上露出些微苦涩来,一声叹息,“府君,即然您这般说了,我也只好坦诚相告。此番前来,实有要事相求,万望府君能圆我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