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声。

  “主子,没出什么事儿吧。”明月小跑着跟在越走越快的邬琅身后,小声问。

  邬琅摇头,一边走一边抢过明月怀里的棉衣往身上裹。

  “明月,待会儿你去趟金雾院,咱们的炭有着落了。”

  明月瞪圆了眼睛:“真的吗,主子!”

  邬琅点头。

  明月:“主子,我就说这趟赏花大会来得值吧。虽然有柳惊鸿在那碍您的眼,可依现在的结果看,还是好的!”

  邬琅一下顿住步子,问:“柳惊鸿……”他忽然记起明月以前也说过,燕琅和柳惊鸿关系极差,但究竟因为什么,又差到何种地步,邬琅一概不知。

  “主子,今天柳惊鸿没找您麻烦吧。”

  “没有。”

  “您也没找他麻烦吧。”

  “……没有。”靠了,这柳惊鸿到底哪位。

  明月欣慰地点头:“主子,您可不能像以前那么冲动了。柳惊鸿虽然可恶,但他是王爷的宝贝儿疙瘩啊,连衡莲君都要退避三分的人物,咱们惹不起的。”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回去吧。”邬琅将衣服的领子拉高至下巴,胡乱应付明月。

  明月:“主子,您走那么快做什么!”

  邬琅:“我冷。”

  ☆、第四章 无心插柳

  在这个临淄王府,说话最有分量的,当然还是临淄王。单看他宴会上刚说完赏邬琅火炭,邬琅前脚进了竹心小院,金雾院后脚就差人送来了上好的银丝炭,还特地配了能够抱在手上的暖炉,嘘寒问暖媚俗颜色。这些足以证明他这个王爷不是摆设。

  明月看着这些银丝炭冷笑,却还是乐滋滋地去烧地龙。

  邬琅也高兴,人最难忍的就是挨冻和挨饿,现在温饱问题解决,终于可以开始思思淫欲了。

  衡莲君、红衣美人、甚至是临淄王……啊呸呸呸,怎么想的尽是些男人。

  舒服地睡了个午觉,起来被告知衡莲君召见。邬琅寻思着,估计是他在宴会上没按剧本走,衡莲君要找他秋后算账了。

  “明月,给我梳头。”

  “好嘞。主子,您还是穿今早那套衣服吗。”

  邬琅摇头,从衣柜里抽出一件素色袍衣,只在襟口,衣摆处绣着繁复的密纹。淡绿色腰带勒在腰间,称出腰线。再梳一简单发髻,无甚坠饰。

  一番装扮下来,邬琅风格气质大变。若说早晨赴宴时是妖艳牡丹,妄图占尽风光。那么现在便是清淡梨花,不争不抢,默然春风。

  明月张着嘴,结结巴巴地喊:“主……主子……”

  “走了,可别让衡莲君久等。”

  “哦哦!”

  竹心小院在王府西北偏远角落,而清雅院则坐落于王府正南,从竹心小院步行到清雅院要经过一片的莲花池,此池宽而广,池水幽深。池里本种满了粉莲,因着季节原因,徒留根茎再无花叶的池子在漫天雪花里看着有些凄凉瘆人。但是,在夏日里,这池子开满一池莲花,景色却是异常风雅。临淄王为了方便赏莲,在这池上又建了横穿莲花池的曲桥和亭台。

  大雪纷飞,这莲花池上的亭子居然坐着一个人。朱色大氅在一片白茫茫里何其显眼,让人想装作没看见也难办。

  所幸自己也不用往那亭子上走,看一眼那人,心底牢骚一句真耐冻也就够了。偏生那人似乎并不打算让他就这么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