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2)

加入书签

  续送上来的热梅子酒和精致糕点也让他的瞌睡虫飞了大半。

  在一群风雅人里,邬琅是无聊的,因为他连附庸风雅都做不到。

  作为一个典型的现代工科男,诗词歌赋的技能必须是没点亮的。而作为一个温饱都没法满足的透明男宠,在美酒美食面前,也对吟诗作对没有兴趣。

  远远端坐于上方的临淄王和衡莲君,邬琅看不真切,也不想看真切。

  窗外的梅花够美,下酒,足够了。

  一杯杯梅子酒下肚,胃里热乎乎的。

  邬琅侧头遥望台下白色粉色冬梅,有了些许醉意。身旁不知名男子还在对着主位上的人翘首以盼,就连餐台上的食物都未动分毫。

  这个赏花大会,看来是没几个人有心思赏花了。

  也好,这样的美景,多几个人看了,反倒不爽。

  拎起酒盅给酒杯倒酒,弯下一百八十度了,也只倒满半杯。无奈,只好敲敲身旁人手臂,在那人不耐烦的眼神里问,酒还喝吗,匀我一点如何。

  于是邬琅收获了一个你是不是白痴的表情,而酒,自然是没要到的。

  只剩半杯酒,邬琅只好慢慢细酌,再不敢像之前一样大饮大灌了。

  桌下炉火烧得旺,一阵阵热浪熏着长衫下摆,而从窗缘吹进来的寒风又半点不带温情地刮在脸上,一半寒一半热,脸上红云也不知是因着冷风、热浪还是灼酒才飞起的。又或者是三者皆有。

  邬琅单手撑着下巴,视线里,一眼望去犹如海洋的梅花树海,在风中卷起粉色烟尘,摇曳生姿。

  不知前面的领导人们在玩什么游戏,等邬琅反应过来时,端着笔墨纸砚的侍女已经走到了跟前,笑盈盈地说,请公子题诗。

  邬琅面无表情,内心已然开始嘶吼,老子不会啊。然而,为了不引起瞩目,引用名诗名句此种浑水摸鱼的方法第一时间就被他pass了。

  绞尽脑汁想了两句,刚要提笔,才蓦地发现毛笔字他也不会。

  算了,不管了。

  硬着头皮在白纸上写下:重雪临高台,何处隐梅香。酒酣半杯倒,醒醉卧尘风。

  写完,甩笔不看,侍女也很快离去。

  没过不久,邬琅忽然听到一个好听的男声说,“燕琅,你上前来。”

  邬琅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在唤他,抬眼向主位望去,沿途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

  平心静气,默默告诉自己要冷静。邬琅撩起衣摆站起身,缓缓走上前,在距离主位五尺的地方停下,行了一个礼。

  只听一个柔和的男声略带笑意地说:“燕琅,抬起头来。”

  邬琅缓缓抬头,视线最先落在前方一身白衣,如花似雪的衡莲君身上,随后才偏离角度滑至一旁。

  率先落入眼帘的是黑色圆襟斜盘扣绣团龙长袍,和自然搭在扶手上,拇指带着翡翠扳指,骨节修长的手,再往上,坚毅的下巴,丰朗的轮廓,削薄带笑的唇,漫不经心的眼,统统组成了一个俊美无俦,玩世不恭的王爷模样。

  这是临淄王,司徒靖。

  邬琅猛地低下了头,轻轻咬了唇。

  这衣服和配饰,刚才在外面撞上的野鸳鸯居然是临淄王本人?!

  “燕琅,方才你与众人一同即兴作诗写于纸,王爷与我一一阅览过后以为你所作为之最佳。王爷说过,在此环节中获胜的人,皆能得赏,你可有何物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