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1/2)

加入书签

  你跟了我,以前那个不像名字的名字就抛了吧。我给你取个新名字,嗯,就叫常山,如何?

  初九单膝跪地,谢公子赐名。

  邬琅嫌恶地瞥脸说,别叫我公子,搞得我还是王府那个男宠似的。我朋友都喊我五郎,你也这么叫就是了。说着又颇为怀念地耍了两下刀法,感叹,其实还有更多人叫我爹,现在都听不到了,啧啧,真是寂寞。

  常山那张面瘫脸上终于露出些惊讶,爹?您有儿子?

  邬琅大笑,自然,我儿子千千万!

  邬琅又说,常山,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画风不对劲。没关系,习惯就好。王府里的那是燕琅,现在是我的主场了。

  常山默默点头,问他既然身负高强武器,又为何要委屈自己不甘不愿地待在王府,大费周章才得以出逃。

  邬琅摸了摸手里长刀,心中怔愣,随后摇了摇头。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王府看起来高门大院,也不过我一个轻功便越过了。起初本有机会离开,出了点意外。那时若我心一狠,将那坏我好事的侍从杀了,倒也没这么多的事。不过,我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你们这些探子若要换一个身份,不过是换张脸。我不同,我不可能像你们一样后半辈子戴着一个假面具过活。若要走,便走个干净,斩断在王府里的一切。但是若我自己凭空消失,这算干净吗。我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男宠身份的尾巴,而临淄王府,还有一个名叫燕琅的人。从此我只能像头顶悬着一把剑一样生活,隐与大众,不敢出头。那我的千城盾,我的破杀刀便只能一辈子躺在木头箱子里再不见天日?不,我的刀该嗜血,我的盾该御敌,我的名该扬万!

  或许该庆幸有这么一番大费周章,不然以临淄王的深不可测,我有何胜算?现在燕琅死在那场大火里,便彻底没了束缚和解脱。就算往后遇见临淄王又怎样,我也可大大方方地告诉他,我名为何。

  现在懂了?

  常山抬头,面上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来。

  邬琅看不惯他脸上的人皮面具,让他露出真脸来,常山很是不愿,在邬琅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揭下面具,露出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来,配上那呆板的表情,整一个呆萌。

  邬琅一下没憋住,笑出声来,惹得常山脸黑如锅底。很快又易容出另一张没特色的脸来。

  常山这人,除了闷了点,其他都好。不多嘴,不抢风头。没有多余的好奇心,兢兢业业,任劳任怨。邬琅都有点怀疑常山是不是王府副本的通关奖励了。

  离开南林,邬琅本是想到处走走,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古代的烟花三月。却在一次茶馆停歇时,听到一个让他心脏骤停的名字。

  天策府。

  喝茶的中年男人绘声绘色地描述那名杨姓小将军如何于万人之中取敌将首级,一骑绝尘片甲不留。

  讲到激动处,茶杯一掷,踩在凳上,面红耳赤,口水如浇花壶。

  邬琅脑子里来来回回回荡着天策府这几个字,又从常山口中得知,天策府身在京师永宁,是高祖皇帝创立的军政机构,专门训练高级将领。现任天策府总教头乃名将杨钊,茶亭男人口中所说的小杨将军便是杨钊长子,杨记川。此人武功不凡,年纪不大却已经征战沙场多年,立下汗马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