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1/2)

加入书签

  燕琅对他说,不是非你不可,拂袖离开。

  一改昔日温吞模样,使出诸多手段,令人大开眼界。

  冷衣笑罢不争荣华的燕琅,端坐雪中煮茶杀人的燕琅,心机巧弄胸有城府的燕琅,了无生气幽幽垂死的燕琅,逗弄稚童言笑晏晏的燕琅…………

  哪个是真正的他?又或者,哪个都不是他。

  燕琅,你到底有没有心?

  所有的故意为之,为何你从未动气,始终微笑。

  沈衡说你是爱到骨子,不敢奢求。柳惊鸿说你不过是以假乱真,不愿让内心痛苦示人。

  而你说,燕琅死了,死在了那口井里。

  死了?他司徒靖的人,就算魂到了阎王殿,也要抢回来!

  平生他从未对谁真心认过错。

  唯有燕琅,为那记耳光,为那份难以启齿的卑微乞求。

  不要跟别人走……

  燕琅当他的王妃,对对!太好不过!

  柳惊鸿气势汹汹地来找他,眼眸泛红,怒斥,你许诺过将来让我做王妃!燕琅算什么东西?

  他假笑依旧,勾了人坐在膝上,亲吻至窒息,叹息一般说,孤说过吗,孤忘了。

  柳惊鸿啊柳惊鸿,你知道我的兄弟们已经死绝了吗,你知道皇帝的儿子尽数夭折只剩一病弱小儿了吗,你知道皇帝身边哪位幕僚是我司徒靖的人吗?你这个奸细当得可真不称职。

  燕琅?燕琅至少不会背叛我。至少,爱过我。

  千金做嫁衣又如何,十里红妆又如何。这是他欠燕琅的,他欠他一个轰动天下的婚礼。

  燕琅穿红最美,最刻骨。只待那一日。

  皇帝,又是你,时机总能掐得这么准。狗急跳墙,不过如此。

  没关系,还有时间……等他,等他回来。

  燕琅耳语依稀在耳边,一路平安。

  司徒靖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漫天凤凰花飞舞,似一团团烈焰,生生不息。

  街边,画楼歌女的哀声幽幽传来:

  金碧窑瓦富贵天

  銮殿朱门几时浅

  清酒一杯邀你尝

  嫌垢不如官家酿

  一眼望尽繁华路

  不见故人不见君

  第二卷 绿林将军

  ☆、第三十章 问我是谁?

  二月初,春寒料峭,黄龙山霜寒露重。

  山坳处一条山间小道忽传来一串马蹄声,那声音渐近,让躲在草丛中的两个小山贼忍不住窃喜。还未等仔细瞧那打马而来的人便提了刀,威风凛凛从草丛中跳出。

  大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随后听到噗嗤一个笑声。

  “不得了不得了,没想到山贼们的拦路词都是代代相传的啊。”

  两小山贼闻言大怒,正要还嘴,顺便教训教训这个出口不逊的家伙,抬眼一看,只见两匹高头大马一前一后停着。前头那匹马上坐着一个身穿诡异黑金铠甲,头戴马尾式白翎的英俊青年,嘴角噙笑,腰侧长刀刀锋映照的白光差点晃瞎他俩的狗眼。而后面那匹马上,刀疤脸的男人面上全无表情,虽一身布衣,浑身上下却透着危险气息。

  两个山贼对视一眼,暗道不妙,这是踢到铁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