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2/2)

加入书签


  马车进入永宁城门后,司徒靖撩开车帘向外望去,入目是熟悉又陌生的街市。他忽然想到,他已经离开永宁,这个象征着权利的地方,六年了。

  当年他轻装简行,悄无声息地离开永宁时,曾经发过誓,终有一天他会风风光光的回来。

  但并不是像现在这样,由着一个无礼太监领着,送他唯一的儿子进入这个华丽的牢房。

  他对永宁的印象,从来没有好过。

  舅舅在永宁被抄家流放,母妃在永宁郁郁不得终,而他也如丧家之犬般被赶出永宁。

  永宁于他而言,是冰冷、无情、甚至于充满恶意的。

  唯一算得上美好的回忆,莫过于与柳惊鸿的初遇。

  出云山,凤凰树下凤凰花,回眸人影中,君似阑珊。

  柳惊鸿并未见到他,而他却已经将那个火红的身影,刻在了脑海中。

  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山间的仙灵,是独属于自己的秘密。他日里夜里想着他,从此再也忘不了。

  出云山的法师算出他一生会有三次桃花劫,一劫更比一劫凶险,遂劝他亲近佛门,远离红尘,割断三千烦恼丝。

  司徒靖并没有将法师的话放在心上,他是注定要笑傲天下的男人,又怎甘心常伴青灯,远离权势。

  再次见到柳惊鸿是在太子的宴席上。惊才绝艳的惊鸿公子落落大方地坐在太子身侧,眉目倾城,红衣如火。司徒靖的心跳便如那金盏烛灯上的火焰,跳跃不停。

  他日思夜想的人,果然如同他想象的那般清艳高绝,好若仙人。

  这是桃花,不是劫数,他心里这般想着。

  何曾想,这桃花栽在了别家。心,也属意了别的男人。

  太子从来不是良善之辈,早已将柳惊鸿当做自己禁脔,又怎会容忍他人的觊觎。

  他早被舅舅叮嘱过,不要争,不要抢,忍辱负重,养精蓄锐。所以他敌不过太子。

  他为他写的诗燃成灰烬,为他摘的凤凰花也枯萎成泥。

  东宫繁华里,惊鸿公子姿态傲然座上宾,而他不过是不得宠的冷宫皇子,只能于黑暗中独自舔舐伤口。

  总角、豆蔻、束发,弱冠,春夏秋冬的风拂过。

  他的兄弟们终于在太子屠刀下,死的死,痴的痴,剩下一个五岁的娃娃再也不能说话。只有他司徒靖,装傻充愣,黯淡无光,保住一条命。

  他十九岁封王,一等亲王爵位,却有一个二等郡王的三字封号。他的父亲,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是在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司徒靖恨!他母亲乃河阳李家的独女,他外祖父一脉为大商疆土抛头颅洒热血,战死沙场的儿郎不计数!一片赤忱,到最后只换得一纸罪状,抄家灭族,跌落进泥土里!而那太子呢?不过是青楼歌女所生,何其卑贱。到底谁该自持谁的身份!

  父皇啊父皇,牺牲我外祖父一家,让您最爱的女人的儿子继承皇位,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

  他司徒靖才是最有资格坐那龙椅的人!

  什么十四岁游历偶遇初恋,惦念旧人请封南林,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他真正的目的是南林地下,舅舅留给他的那脉金矿!那是他东山再起的基石。

  但十四岁那年,他的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