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2/2)

加入书签

个时辰。”

  全场寂静,小胖墩还睁着大大的眼睛,趴着邬琅的腿,小声地问:“琅嬛君,圣旨是让我去永宁玩儿吗?”

  邬琅简直要苦笑出声。傻儿,痴儿。你知道你爹有多危险吗,你知道你爹抢了皇帝老儿的情人吗,你知道你爹密谋造反吗。还去永宁玩儿,你这小命都要不保了!

  邬琅和临淄王对视一眼,邬琅立马抱起小胖墩往拓天院走。

  一众丫鬟婆子在得到命令之后早已飞奔回去收拾行囊了。

  一进拓天院,将小胖墩交给奶妈,邬琅和临淄王进了里屋,房门一关,邬琅便说:“世子才六岁,你便让他这么进狼窝?”

  临淄王说:“皇帝是他叔叔,不是狼。”

  邬琅喝了口水,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你只有这么唯一的儿子,送去永宁,握在皇帝手里等于被勒住了脖子!”

  临淄王说:“孤问心无愧,皇帝又敢如何。”

  “!”邬琅实在佩服临淄王这种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谎能力。

  “孤知道你喜欢樾儿,不舍得他离开,可这是圣旨。”临淄王说,接着又重复一句:“圣命难违。”

  抗旨,是砍头大罪。

  邬琅走到床边,越过窗棱看外头小胖墩指挥丫鬟将自己喜爱的玩具一一收拾打包,脸上是要出远门的兴高采烈。他喃喃地说:“南林距永宁十几日车程,世子一个稚童……”

  临淄王沉默半晌,终于说道:“孤亲自送他去永宁。”

  邬琅偏头,惊讶地看向临淄王:“……王爷带上窦廉和窦律吧,世子怕是也不想离开窦律。”

  “可以。”

  时间一点点过去,外头的太监终于忍不住催促。尽管仓促,也收拾出四辆马车的行李来。

  小胖墩扯了扯邬琅的衣摆,不满地问:“琅嬛君,你不和我一起去永宁吗?”

  邬琅蹲下身来,摸摸小胖墩发顶:“琅嬛君要留在王府看家啊。世子到了永宁要乖乖的,听父王的话,知道吗。永宁有很多可怕的家伙,他们讨好你,奉承你,都是为了抢你的水晶肘子、杏仁豆腐吃。”

  小胖墩小脸立马皱起来:“原来永宁这么讨厌啊,我能不去吗?”

  邬琅摇头:“永宁比南林好玩儿多了,到了那里,世子恐怕就不想回来了。”

  小胖墩立马表忠心地大喊:“不会的!我以后一定会回南林!”

  “好好好,一定回来。好了,上车吧。”邬琅将小孩抱上最前头的一辆豪华马车内。

  临淄王和柳惊鸿、衡莲君以及一干公子美人依依惜别多时,终于舍得挪动步子。他踩着马奴的背登车,一只脚刚踏上车架,却突然回过身来将邬琅紧紧抱在怀里,力度几欲将他箍死。

  他贴在他的耳边说,等我,等我回来娶你。

  邬琅鬼使神差地环上临淄王背脊,轻拍几下,说,一路平安。

  两人松开怀抱,衣袖在半空中擦过。

  随着马鞭抽动的声音,车队逐渐驶出巷口,渐远,直到连车轱辘声也再听不见。

  ☆、第二十八章 浴火重生

  十一月初九,多云,府内无喜事。

  半个多月后,临淄王快马传回书信,一切安好,他要在永宁多待几日。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