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1/2)

加入书签

  身之后,身边便空空荡荡的。手边的矮几上放着几本账本,他却没什么心情翻看。只是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任阳光铺洒全身。

  忽然有脚步声接近,非常轻,像是整个人悬在地面上走路一般。

  他轻轻睁开眼,见是一个陌生的侍从,手中端着热茶走来。

  邬琅看了那人一眼,又闭上眼去。

  他知道是谁,初九,也是赵三,初九是他的名字,也是代号。

  这几个月来,初九总是易容成各种各样的人接近他身边。有时是普通侍从,有时是扫地老人,有时是壮硕厨子,有时是寡言丫鬟,等等。

  邬琅问他地道挖得如何,他说已经找了个正经师傅来办这件事。

  邬琅又问,若是走漏风声如何。

  初九说,找的师傅不识字,割了他的舌头后,他便不会泄密了。

  邬琅便没再问。初九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耐性也极好。为了偷那本蓝册子,曾经一天一夜潜伏在他卧房的房梁上,滴水未进,一动不动。

  当然,最后还是无功而返。

  最初,初九几乎天天都来,不知从何时起,他似乎对那蓝册子不再感兴趣。只是依旧躲藏在黑暗中,似乎只要邬琅一转身,就能感觉到他。

  “你怎么来了。”

  “…………”初九放下茶盏,静静地站在邬琅身后不说话,站成一棵树。

  邬琅问:“事情进展如何?”

  初九回答:“还需月余。”

  月余……那恐怕,是真逃不了那坑爹的大婚了。

  临淄王跟他说,十一月初九是年末两个月里最好的日子,不做另选。

  初七那天,他被拉着去试衣服。正红色的嫁衣里里外外七层,布面上密密麻麻的凤凰花暗纹,上绣丹凤朝阳,飞鸾在天,一针一线,栩栩如生。临淄王一件一件帮他穿上,抚平褶皱,牵他到镜前。

  邬琅只觉得自己像泼被了一身血,红得刺眼。

  初八,小胖墩兴冲冲将他抄写的《同心赋》还有窦律抄写的《吉祥如意经》送他过目,让他明日一定要把这两样东西放到喜盘上一起大婚。

  说完就赖在邬琅身上,撒娇要吃水晶肘子。还说自己为了抄写《同心赋》减了好几两肉呢。

  邬琅实在哭笑不得。

  那水晶肘子还未来得及上桌,却有不速之客乍然出现。

  邬琅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太监,那是一个不算年轻的公公,面有倦色,或因长途远行。他尖眉细目,趾高气昂,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公公脸无胡须,不见喉结,音色阴柔,对着跪了一地的王府众人,不紧不慢地宣读手中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临淄王世子樾,机敏聪颖,为众人之长,朕甚喜。今皇四子年满五岁,念及兄弟,不若樾也。故,特赐临淄王世子进京面圣,以奉皇恩。钦此。】

  邬琅听了个大概,下意识看向身侧的小胖墩。

  临淄王快速念了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领旨。”从太监手中接过圣旨,起了身。

  “不知陛下让樾儿几时启程。”

  “圣上未言明时辰,自然是越快越好。临淄王殿下,若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还是现在便开始收拾的好。杂家也可等上那么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