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2/2)

加入书签

他不想冒险。

  第二日,临淄王终于亲身上阵。

  他说,是孤莽撞了,孤不该打你。

  他说,孤是心急,孤每每见你,总觉得你就跟那天边的月亮似的,看得见,摸不着。

  他说,琅儿,你和惊鸿不同,不需要比较。

  他说:你若镓孤,孤必十里红妆,迎你过门。

  邬琅低头看着躺在手心的那枚玉印,却有些出神。

  临淄王,现在的你,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第二十七章 圣旨驾到

  临淄王要成亲了。

  这个消息仿若夏日风中的柳絮,一夜之间飘满全城。

  人们啧啧称奇,料想定是那惊鸿公子成了王妃人选。却不料从临淄王府传出讯息,将来的王妃是现在的琅嬛君呢。

  琅嬛君?没听说过啊。那你总该听说萃琳居吧,东家可不是那琅嬛君吗,据说王府所有的铺子都是琅嬛君一手提拔起来的。那可不得了,琅嬛君可真会赚钱。会赚钱有什么啊,那惊鸿公子一幅诗作,一首曲子,可都是有市无价。

  城内多纷扰,闲言碎语乱糟糟。

  又闻临淄王重金请来大商赫赫有名的绣娘和工匠为未来王妃绣制嫁衣,打造首饰。工艺繁复,光是一整套的云锦嫁衣便需要制作整整三个月。

  这大手笔俨然震惊了南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老百姓们。

  不止是老百姓们震惊,就连府内的公子美人,丫鬟侍从也瞠目结舌。对待起琅嬛阁那位主子来更加恭敬不敢放肆了。明月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很是威风了一阵。

  临淄王亲自督制婚事相关事项,半点不马虎。据闻,有偷奸耍滑的工匠克扣制作金饰的金子,临淄王不愿喜事见血,却也废了那人双手,此后再做不得工匠了。

  章世堂是琅嬛阁附属,头目又是窦廉,哪有不卖力支持的道理。

  整个王府都被调动起来,开足了最大的马力,要筹备一个足以让所有人终生难忘的婚礼。

  临淄王世子虽然年幼,也不甘落后。他早已将琅嬛君当做亲人,现下,这亲人就要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母亲,已然高兴坏了。连蹴鞠也不玩了,愣是省出时间来,要在大婚之前抄写999篇《同心赋》送给琅嬛君。窦律不甘落后,一本砖头厚的《吉祥如意经》也敢提笔抄写。

  似乎只有当事人,琅嬛君自己,毫无改变,依旧该吃吃该喝喝,该上班上班,并无出乎日常的情绪变化。

  倒是惊鸿公子,乍闻琅嬛君已成内定王妃,兴师动众带着一干侍从杀到琅嬛阁。琅嬛君正巧在试吃酒楼将要推出的新菜色,便邀了惊鸿公子一同试吃。一场即将暴雨倾盆的乌云连雷也未打一个,就已经被轻描淡写掩盖住。

  王府这天,确实要变了,又或者说,在琅嬛君开始发力之后,就已经悄无声息地起了变化。

  武昌四年十一月,邬琅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十五个月。这时间,好似一眨眼,就这么过去。

  大雪将至,临淄王府喜乐迎门。

  大婚事宜的准备已经接近尾声,只待选个黄道吉日,便能举行大典。

  这天,难得出了日头,邬琅搬了椅子坐在院内晒太阳。明月一早便不知跑到哪去,邬琅吩咐侍从不得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