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1/2)

加入书签

  这个说客。”

  “燕琅,左右这里没有外人,我也不说客气话了。”

  “甚好,我便喜欢有话直说。”

  衡莲君微笑一下,说:“你的变化堪称奇妙,燕琅。以前,你痴爱王爷,做事从来不过脑子,落得宿居竹心小院的下场。像你这样的男宠,王府内没有百个也有十个。我本不怎么在意你,没想到你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我不知你是不是真的因为死里逃生,看透了这人世,但你能走到今天,我万万没有想到。”

  “你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每次见你,你都是举止大方。下人们觉得你脾气好亲善,公子美人们觉得你良厚,王爷觉得你恭顺。你长袖善舞,却和所有人若即若离。”

  “天上的云,你常看吗。你于他们,便如这云。看着温和柔软,却遥不可及。”

  “男人,尤其是像王爷那样的男人,都不会喜欢摆脱控制的人,但他们又会情不自禁被吸引……”

  邬琅皱眉:“衡莲君,你究竟想说什么?”

  衡莲君说:“王爷想娶你做王妃。”

  邬琅立马说:“不可能!”

  衡莲君说:“玉印为凭,没什么不可能的。”

  邬琅端起茶盏,又放下,“我不愿。”

  衡莲君:“为何?这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位置。”

  邬琅抬眼直视衡莲君:“那么你呢,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坐这位置?你跟随王爷多年,论资历,论功劳,谁能胜过你。”

  衡莲君闻言,似有恍惚,最后不过惨然一笑:“我十岁来到王爷身边,而今十五年过去,若能坐那位置,早便坐了。王爷性格倔强,若不是打心眼里喜欢,断不会委屈自己。我和他相伴十五年,他少有事求我,除了柳惊鸿,就是你。”

  邬琅无动于衷:“我不愿,无甚好说。”

  衡莲君也不恼,说道:“世人十之不如意八九,谁能一生恣意?就算是当今圣上,也有无奈,也有不愿做,却也得做的事。若你只是平头百姓也就罢了,天高皇帝远,一走了之,再没人找得到你。但你还身在王府,王爷便是天,天要下雨,要做雷?你我能抵挡得住?”

  邬琅淡漠地喝一口茶,说:“你且说笑,王爷心里喜欢谁,哪个不知道。柳惊鸿惊才绝艳,我何德何能。”

  衡莲君回:“你何必自惭形秽?我猜不透王爷心中所想,但假若要从你和柳惊鸿之间选一人成为这王府的第二个主子,我定会选你。”

  邬琅说:“你知我表里不一,为何要选我。”

  衡莲君目光掠过邬琅双目,说:“柳惊鸿更居心叵测,你道他为何到现在也不过是个没名分的男宠?他心属圣意,便是个府君,也万万不能让他当。”

  衡莲君笑着握住邬琅的手,“我言尽于此。你是聪明人,必定不会意气用事。好好考虑吧。”

  考虑?考虑什么,考虑嫁给临淄王?

  那个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野心狂徒,是个演技高超的骗子!

  有什么好考虑的。

  但衡莲君说对了一句话,若他身在自由,远走高飞,天下任我行,管他临淄王要如何。可他还被困在这王府深院,人在屋檐下,就不得不低头。更何况这王府的底细他根本就不清楚,不是百分之百的计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