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2/2)

加入书签

然扇他耳光,从小到大,就连他爹妈也没这么打过他。

  这梁子结大了!

  明月端着一盆冰块战战兢兢敲门进屋,一边用布巾将冰块抱起来方便邬琅冰敷,适时才小心翼翼地说:“主子,王爷还在会客室等着呢。”

  “爱等就等,等到天荒地老也随他。”

  “主子,那可是王爷……”

  “再多说一句废话,就给我滚。”

  明月立刻闭了嘴。

  其后几天,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府里的风向有点不大对劲。

  东边琅嬛阁的那位突然变得深居简出起来,连章世堂都不去了,要批复的账目全由管事送上门去。别说是别院的下人,就连临淄王也见不到一面。前几日有流言说,琅嬛君和王爷大吵了一架,十分不愉快地散场,现在正相看两厌呢,至于原因,却没人说得出来。

  正当人们揣测琅嬛君是不是要失了宠爱时,从王爷院邸搬出来的金银珠宝、稀罕玩意儿就跟不要钱似的往琅嬛阁送。更为诡异的是,那些送礼的下人们全被挡在大门外,连琅嬛君面都没见着,就灰溜溜地带着东西回去了。惊掉人大门牙!

  这琅嬛君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想当初就算是最刁蛮傲慢的惊鸿公子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落王爷面子。

  神奇的是,王爷居然还不生气!

  笃笃笃,一串敲门声响起。邬琅头也没抬,喊了句进来。便见明月推门进来,后面还跟着蹦蹦跳跳的小胖墩,以及腰板挺直步伐沉稳的窦律。

  小胖墩一进门就飞扑到邬琅怀里,一阵打滚,不满地说:“琅嬛君最近都没来找我玩儿!琅嬛君在忙些什么?”

  邬琅无奈,没料到这位小老爷会过来。

  “你不好好上课,跑这边来干嘛。”将小胖墩从怀里拎出来,放到椅子上,邬琅板着张脸说。

  “我和豆芽菜想你了!对不对,豆芽菜。”小胖墩扯了扯窦律的手,窦律梗着脖子,眼神有点可怜。

  邬琅飞了个眼刀给小胖墩,说:“说真话。”

  “好嘛……”小胖墩说:“父王说你最近不开心,让我过来逗你开心。哦,对了对了,还有这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怀里掏了掏,掏出一枚两指宽,用黄玉篆刻的长方体印章,喜滋滋地塞到邬琅手里:“父王说了,把这个东西给你,你就开心了!”

  邬琅狐疑,将印章的底部反转上来,那方方正正的方块里刻着四个小篆,临淄王御。

  这是王府玉印!

  “琅嬛君,你怎么没开心起来?”小胖墩一脸奇怪地趴在邬琅腿上。

  邬琅暗骂,开心?哭都来不及!王府玉印,给他干嘛!

  小胖墩玩玩闹闹走后,紧接着衡莲君又接踵而至。

  邬琅暗道,这是要来车轮战?

  岂料衡莲君上来和他谈心,从永宁的富贵繁华说开去,一路新奇玩意儿,奇人异事娓娓道来。衡莲君音色本就温润悦耳,即使是些枯燥无聊的事从他口中说出,也觉得有味道。

  邬琅安静地听着,静静等待衡莲君将这些铺垫铺完,说出真正的来意。

  茶添了三四次次,邬琅终于听到衡莲君说:“事实上,今日来,便是做个说客的。”

  邬琅慢条斯理地用茶盖锊茶,也不看衡莲君,“有何大事,劳动衡莲君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