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1/2)

加入书签

  抵在桌上,另一只手灵活把玩茶盏盖子,无奈地说:“他是恨不得跟着那些人一起走呢,现下又怎么愿意见孤。惊鸿情绪低落委实正常,不知琅儿你又是因为谁离开,黯然神伤呢。”

  “琅不懂王爷的意思。”

  “孤倒是不知,什么时候你和博陵崔氏的嫡次子相交甚欢了。”

  “王爷若是指崔公子,我与他只不过是几面之缘而已。”

  “天下四大家之首,博陵崔氏的公子,心比天高,眼高于顶,孤的琅儿可真是好手段,引得这般儿郎念念不忘。”

  邬琅皱眉,临淄王这是什么意思?

  “王爷若是对我有何不满,直说便是,何必这么拐弯抹角,含沙射影。”

  临淄王忽的站起身朝邬琅逼近,脸上全然没有笑意,只是冷然地说:“琅儿觉得那崔垣公子如何?是不是觉得这高门子弟尊贵非常,俊美倜傥,芝兰玉树?”

  “自然。”

  从临淄王身上扑面而来的威压让邬琅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后退,临淄王却以更快的速度逼近。

  “你喜欢那崔垣?”

  “你是孤的琅嬛君,你怎么能喜欢崔垣!”

  邬琅觉得临淄王是疯魔了,你能和一个发病的疯子讲道理?他连你冷静点都懒得说了,转身就要往外走。不料临淄王死死抓住他手腕,挣也挣不开。

  “你想去哪?你还能去哪?你不做这琅嬛君了?”

  腕间传来一股仿佛骨头要被捏碎般得疼痛,邬琅一瞬间懊悔自己居然没开盾立,可他妈谁知道临淄王居然有武功在身,捏得他动弹不得。

  他心中又惊又怒。惊于临淄王突然发神经,怒于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骗得毫无察觉。

  不做琅嬛君了?

  邬琅猛然挣开临淄王,冷笑一声,说道:“对!我不做这该死的琅嬛君了!我看上崔垣又如何。他是青云直上的世家大族,我是什么,只不过是圈养在这王府里一个可悲的小丑罢了。既然你容忍不下一点瑕疵,何不去问问那柳惊鸿他心里真正在意、真正爱的是谁?你敢吗,你不敢!因为你知道,在他心里,你连那个人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空气中乍起。伴随着耳光响起的还有瓷器坠地破碎的清脆声音。门外,明月两手还维持着端举的动作,表情已然僵硬。

  邬琅脸颊被掌掴得偏向一侧,嘴角渗出血丝。

  揩掉嘴角鲜血,邬琅哼笑出声:“怎么,恼羞成怒了?”

  临淄王神色变幻莫测,最后也化作一个叹息:“琅儿,我……”

  “闭嘴。”

  “燕琅死了,早在他决意跳井时,就死了。”

  邬琅抬眼,面目冷然,愤然甩袖而走。临淄王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狼,那袖子也如刀一般割伤了他的手心。

  ☆、第二十六章 十里红妆

  剧本走向怎么变成了这幅德行!

  邬琅龇牙咧嘴地给自己的脸和手腕冰敷。

  按照正常的日常走向,临淄王现在应该待在碧莲苑和柳惊鸿你侬我侬,而不是在这里和他大发脾气,怀疑他搞外遇。他也不会暴怒之下,露出了尖牙。

  这不科学,和崔垣有什么关系,他是崔家人那是投胎技术好,这也能成原罪?

  更可气的是,临淄王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