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1/2)

加入书签

  只需在前面的岔路口左转,直走,遇到岔道后再左转,直走,顺着那条道一直走到尽头便是斗诗会了。”

  “原来如此,多谢兄台,不知兄台尊姓大名,若也是前来赴这斗诗会,一路同行岂不妙哉。”

  “崔兄客气,在下名讳不足挂齿,斗量才智岂敢参与斗诗会。崔公子若赶时间,还是尽快启程,今日的斗诗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邬琅说完便转身要走,崔垣在背后急急喊一声:“兄台,不知以后能否相见?”

  邬琅回头朝他展颜一笑:“崔公子若信缘分,随缘即可,告辞。”

  心中转念一想,博陵崔家,若这崔家是他所知的那个崔家,那么崔垣的身份想来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名门公子,过眼浮云尔,同他又没什么关系。

  匆匆赶往章世堂,邬琅很快就把这个偶遇给抛到脑后。窦廉将他引入后阁,阁内早有一容貌普通,一身粗布短打,身材健硕魁梧的中年男人等在里面。窦廉很快退了出去,让他们两个单独谈话。

  “你叫什么名字?”邬琅问。

  “回大人的话,小的名叫赵三。”

  “你可知我找你来做什么?”

  “小的只会挖泥铲道这一门手艺,想来大人是找小的打几条地道出来。”

  “你倒是心里清楚。”邬琅随机从袖中抽出一张王府局部平面图,递给赵三,指一下环疏院的方位,问:“若我要你从外界挖一条直通这个院落的地道,你需要多少银两和时间。”

  那赵三拿了纸很是一番端详,过了许久才犹豫地说:“若只小人一人,且要精确位置,恐怕得一年有余,最快也得八九个月。至于银两……”赵三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想要察言观色一番再做定夺,岂料对上邬琅一双没有温度的黑眸,登时吓得心肝发颤,再也不敢耍心机,老老实实回答:“不过百两,大人。”

  “一年太慢了,钱不是问题。”

  “小人还有几个相熟的同行……”

  邬琅打断他:“这件事若有外人知晓,百两银子足够为你添一口好棺材。”

  赵三吓得面色发白,身子抖如筛糠:“小人谨记!”

  “如此,你现在再说说几日可完成。”

  “半年……只需半年!大人明鉴,这次绝对没有半点水分。”

  邬琅默然扫赵三一眼,从怀中掏出一只大锭银子递过去:“这是两百两,够了吗。”

  赵三两眼放光,点头如捣蒜:“够了够了,多谢大人!”

  “行了,退下吧。”

  “是。”

  盯着赵三揣了银子喜滋滋离开的身影,邬琅心里莫名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觉。

  伸手掐了掐眉心,邬琅安慰自己,大概是多心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四章 螳螂捕蝉

  斗诗会最后一日,小胖墩在拓天院憋得慌,便央求着邬琅带他出去玩儿。

  小包子脸一鼓一鼓,邬琅也被打败,只好收拾收拾将他和窦律一同带在身边。

  邬琅又怎会不知小胖墩实是想凑凑斗诗会的热闹,便牵了他们往斗诗会举办地走。

  府内专门为这斗诗会辟了一片亭台假山的院处,在其中凿出可供酒杯漂流的水渠,水引自林苑猎场,流入远处莲池,意境尤佳。

  邬琅带着两个小孩儿只坐于莲亭中远远观望也感受得到那斗诗会现场的热火朝天,唇枪舌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