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2/2)

加入书签

  流萤美人说:“是。”

  出了琅嬛阁,流萤美人已然流了一额头的冷汗,琅嬛君的笑容明明和柔灿烂,于她而言却犹如寒冬冷风,令她遍体生寒。

  “主子……”那小侍女弱弱地唤了声流萤美人。

  流萤美人美眸一瞪,狠厉地说:“以后遇到琅嬛君的人都给我规矩点!”

  侍女颤了下,说:“是,奴婢省得了。”

  流萤美人走后,琅嬛阁接待室屏风后走出一个高瘦的男人,正是窦廉。

  邬琅说:“如何,处理好了?”

  窦廉知道邬琅是在说巫医,点头。

  邬琅又问:“吩咐你带出府的箱子安置妥当了吗?”

  窦廉点头,略带疑惑地说:“不知这木箱内装了何物,如此之沉。属下找了数个身强力壮的力士一同使力才搬动。”

  邬琅暗笑,那可是我的绑定装备,要是你们轻而易举就能拿走,还叫绑定?

  “是我重要之物,阿廉可要替我妥善保管。这王府里,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大人知遇之恩,廉万死难以报。”

  “万死倒不用,我吩咐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邬琅笑着说:“听说你儿病已大愈,可喜可贺。”

  谈及自家儿子,窦廉也是喜不自胜,乐从中来,高兴地说:“蒙大人恩德,植儿才能捡回这条命。”

  邬琅说:“植儿痊愈,接下来该如何你心里可有计划?”

  窦廉愣了下,方才说道:“早前只盼着植儿能撑一天是一天,又哪里想过痊愈这般好事。”

  邬琅问:“植儿年岁几何了?”

  窦廉回答:“四岁有余。”

  邬琅随即拍手笑道:“大好,不若让植儿和世子殿下结个伴儿一同学习,也省得你担心了。”

  窦廉说:“大人,不可!世子殿下何其尊贵,植儿怎么配得上做世子殿下的玩伴!”

  邬琅摇头:“身份为小,品格为大。你窦廉教出来的儿子,我才放心让他跟在世子殿下身边。”

  窦廉猛然跪下,涕泪横流:“大人大恩,乃植儿之幸。我窦家上下,愿为大人肝脑涂地!”

  邬琅笑道:“阿廉可别老把这些话挂在嘴边,要知道,有些话,说得多了,便没意思了。明日带植儿来琅嬛阁,我好好瞧瞧他。你回章世堂去吧。”

  “是,属下告退。”

  邬琅点头,随手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茶水已没了早前的烫舌。

  现在这琅嬛阁没了眼线,也没了多余的下人,邬琅只要把明月随便打发去某个地方,就算是在会客室也能放心大胆地谈秘事。

  他的心腹,不是忠心耿耿的明月,却是这个被他捡回来的落魄书生。

  明月忠心的是燕琅,而窦廉,才是会一句不问替他做事的人。

  将这杯盏中的茶水喝完,邬琅一撩衣摆,走出琅嬛阁大门,指了守在门外的侍卫说:“领我去世子殿下院邸。”

  侍卫领命,招来轿子请邬琅上坐。邬琅摆摆手,表示走着去,散散心。

  新琅嬛阁距离世子居住的拓天院不过十来分钟的脚程,邬琅到时,圆圆滚滚的小世子正在上课,前头夫子端着讲解《论语》,后边世子左顾右盼抓着毛笔在纸上乱涂乱画。

  门外的奶妈丫鬟见邬琅过来,张嘴要通报,被邬琅抬手拦住。邬琅站在窗边,就像是课间巡视的班主任,看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