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1/2)

加入书签

  王简直怒火攻心,下人们在琅嬛君卧房床位处往下挖,足足挖了两天两夜,居然真的在一堆泥里发现了一个银色首饰盒,打开首饰盒一看,里面赫然是一个巫蛊娃娃,全身插满了泛黑的银针。

  巫医看了眼那巫蛊娃娃,说道:“若是再晚几天,琅嬛君大人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临淄王倒抽一口凉气。

  然而不管是首饰盒,银针,还是制作娃娃的布料都非常普遍,根本无法锁定嫌疑犯。更令人惊悚的是找到这个首饰盒的方式,谁能够穿透泥土把首饰盒埋在那里!稍微联想一下,令人不寒而栗。

  临淄王脸色难看地将这首饰盒连带巫蛊娃娃一同烧毁,将那挖出来的深坑填好,钉死了这卧房的房门和窗户,彻底封锁了这个不洁的地方。

  是夜,邬琅躺在琅嬛阁副卧的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麻利地从床上坐起,下床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

  他妈的当个演员可真辛苦!

  ☆、第二十一章 家在远方

  巫蛊一除,众人便见那琅嬛君的病很快痊愈。感念,果然是巫蛊作祟呐。

  邬琅很快就搬了新院子,还是叫琅嬛阁,而闹巫蛊的旧琅嬛阁则恢复了环疏院的名字。

  纨绔临淄王似乎终于开了窍,亲自审查把邬琅累病的章世堂账本。不查不知道,一查气他个半死。又重新把贪污纳垢的那群人拖出来狠狠打了一顿。

  那是他临淄王的钱,这群奴才们也敢拿?脖子上有几颗脑袋够砍的!

  出完气,临淄王终于意识到王府的捉襟见肘,而使巫蛊的幕后之人又怎么都查不出来,临淄王心中有愧,只好拉上衡莲君,商量着拨给邬琅一些实权。毕竟邬琅在外头经营的萃琳居,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东家是他。萃琳居的红火证明了邬琅的赚钱能力。

  对于琅嬛君,衡莲君心里是绝对有气的。他正想看看邬琅能多有能耐,可以力挽狂澜。出丑那是最好。好不容易等来琅嬛君大病,正待嘲弄他一番。没想到居然会牵扯出这么一场让人心惊的巫蛊之祸来。

  王爷忌讳巫蛊,现下定然是要成为琅嬛君的保护伞。王爷要权,他岂能不给?

  别的不说,王爷盛怒之下把琅嬛阁下人侍卫都给换了,其中自然包括他安插在琅嬛君身边的四个小侍从。至于琅嬛君的贴身侍从明月,得到琅嬛君求情,受了几鞭子也就留了下来。

  新琅嬛阁终于变成了属于琅嬛君一人的干净地方。

  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琅嬛君。

  不止是衡莲君,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曾经默默无闻,甚至因为得不到王爷宠幸而跳井自杀,受尽嘲讽和羞辱的燕琅,现在居然成为了临淄王府大权在握的第二号人物!何止一步登天可以形容!

  先前趾高气昂的流萤美人陪着笑脸过来送礼,那日被领着来环疏院的无礼侍女也一身伤痕地被提溜过来赔罪。

  “流萤美人来得正好,我正寻思着找你呢。”

  “不知琅嬛君有何吩咐,妾身一定竭尽所能。”

  “竭尽所能倒不必,只是想和你父亲谈谈生意罢了。”

  “谈,谈生意?”

  邬琅笑得和如春风:“不知可有机会拜见令尊。”

  流萤美人赶忙行礼,说:“万万当不得琅嬛君一声拜见,我自当让家父亲自前来拜访您。”

  邬琅说:“那我就静候令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