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2/2)

加入书签

那柳惊鸿,冷眼扫一下临淄王,淡淡地说:“王爷还是去看看的好,琅嬛君不会用这种法子来吸引您的注意。”

  临淄王转念一想,觉得柳惊鸿说的对。燕琅平日里虽然对他百依百顺,其实挺冷淡的,不邀宠也不争宠。

  “莫急,孤先送你回去再顺道去琅嬛阁。”

  柳惊鸿敛眸一笑,让人猜不出是何意。

  临淄王凑上前去,笑着问柳惊鸿今日可开心,喝的酒水可还喜欢,改日再骑马出游可否?柳惊鸿皆是淡淡地点头,不过也高兴坏了临淄王。前段时间,柳惊鸿可是气得不让他近身呢。

  出了碧莲苑,换乘轿子,进了琅嬛阁,还未到卧房,临淄王已然闻到浓重药味,耳边传来侍从们惊慌失措的喊声和哭声。

  临淄王心里打了个突。

  迈开步子朝放内走,只见雕花大床外跪了一地的侍从,燕琅脸色苍白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胡子花白的府内大夫表情严肃地坐在床边矮凳上为其把脉,不住地摇头。

  “王爷!”

  “余老,如何?”临淄王快步走到大夫身边。

  余老先是站起身来朝临淄王躬身一拜,随后无奈地说:“从脉象上看,琅嬛君大人是操劳过度,心力交瘁引起的病症,和前几日的脉象无甚差别。老夫已经开过药,明月小哥也说有按时服侍琅嬛君大人服用。但琅嬛君大人还是昏迷不醒,高烧,发冷汗。老夫才疏学浅……”

  临淄王说:“怎么会操劳过度,我离府前,分明好端端的。”他说着,伸手去握邬琅的手,一片冰凉,“乌郎?琅儿?”

  明月跪在一旁哭得眼泪横流:“王爷明鉴,我家主子自从接管章世堂后日夜忧虑,每每忙到夜明星稀才肯入睡。主子要强,不愿在王爷面前表露疲态,强撑许久,现下才是熬不住了!”

  临淄王怒骂:“一群废物,偏就容你家主子这么胡来!”又扭头对余老说:“不管用什么法子,也给我把琅嬛君救回来!”

  余老颤颤巍巍的点头,说道:“琅嬛君大人药石不灵,恐有秽邪之无作祟。”

  临淄王眉目一瞪:“秽邪之物?”

  明月和一干侍从听后也是震惊抬头。余老大夫的意思是,巫蛊之祸?!

  世人皆知皇室最为忌惮巫蛊之术,而现任临淄王则尤为痛恨巫蛊。当年他的母妃柔妃便是因为被栽赃巫蛊险些被杖毙,虽然最后逢凶化吉,得以清白,但还是被降级圈禁,此后再无盛宠。柔妃本人也因此郁郁寡欢,身体一日比一日差。

  在临淄王府动用巫蛊,那是太岁头上动土!

  临淄王当下命人查,严查!

  巫蛊之言传出,整个临淄王府噤若寒蝉,人人自危。

  所有人都知道,不管临淄王再怎么纨绔,再怎么好男色,也是有底线的。巫蛊,便是那根线。

  巫医进府,于琅嬛阁大摆祭坛,从巨大的线香头顶冒出的烟雾缭绕在琅嬛阁四周。

  一番舞蹈后,巫医收了手上的青铜六角铃铛,面无表情地说,巫蛊秽物便在琅嬛君身下!

  身下?

  此时,邬琅早就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巫医此话一出,临淄王立即说:“可是乌郎床铺上并未找到任何不祥之物。”

  巫医摇头:“此身下非彼身下,那污秽之物乃是藏身于琅嬛君身下泥土之中。王爷须翻土寻找。”

  临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