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1/2)

加入书签

  那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此外,王府里几百个下人的工资都是一个庞大的开支,还有各个主子们的胭脂水粉,绫罗绸缎,每日吃食,夏天的冰,冬天的炭。

  不当家不知油盐贵!那一条又一条的开支项目看得邬琅想把账本塞临淄王嘴里让他吃了。

  他又不是聚宝盆,没办法变出一个又一个金元宝来给这些纨绔们挥霍!

  所幸,临淄王还不是那种只知道领死工资的人。王府在南林有些基业,不然临淄王府恐怕会变成大商朝建国以来第一个破产的王府。

  这琅嬛君真他妈不是人干的活。

  邬琅敢打赌,衡莲君主持章世堂的时候,绝对没少往里面填钱补赤字。这么一想,感觉衡莲君真是无可救药了。

  而最大的问题在于,章世堂只是一个会计部。会计部是管账的,他只负责收账和算账,钱怎么赚,经营的公司亏本还是盈利都和他没多大关系。临淄王府在南林开的公司经营权也不在他手上,他只能看着越花越少的账目干着急。

  本以为到手一个甜蜜饯,丢嘴里一嚼,好尼玛,一嘴玻璃渣子。

  邬琅真的是不得不叹气了。

  一时半会,临淄王府的银钱收入不可能会有大的增长,无法开源,那就只能节流。

  最立竿见影的手法就是——裁员!

  从琅嬛阁飘出来的一纸道令就像一股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临淄王府所有下人头顶。

  他们内心瑟瑟发抖,那个高高在上的琅嬛君就好像在王府所有角落里放着眼睛。那些偷懒耍滑、好吃懒做的人统统都被赶了府,就算他们是那些鼻子朝天的主事的亲戚,也被一视同仁。

  下人们在畏惧琅嬛君的时候又对琅嬛君有一种莫名的感激,因为琅嬛君把那些托关系进府,领着俸禄却半点活不干的人都给赶走了!

  而那些被赶出府的人却在外面恶毒咒骂,谣传临淄王府的琅嬛君毫无良德,苛责下人,跋扈阴险,陷害翩翩君子衡莲君,简直就是最卑鄙的小人。

  明月又是气又是急,说怎么老天爷对主子这么不公平!您明明就是为了王府好,天天熬夜写批文,每件事都亲力亲为,也从来没见他们夸您。您要是累出病来可怎么好!那些狗奴才们真是好狗蛋,居然敢背地里传您坏话!我撕烂他们的嘴!

  邬琅闻言,只是满不在乎地笑笑。他这么鞠躬尽瘁,是为了王府吗,并不是。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所以,他不需要夸奖,也不需要赞美。

  只不过他确实感觉到疲惫了,他在这一头累死累活省下来的钱,或许隔天就被心血来潮的临淄王花在没有一点用处的地方。

  临淄王可千金搏柳惊鸿一笑,这千金,真是让人心窍血都要迸出来了。

  很多时候,邬琅都特别想把手里的账本甩临淄王脸上!这头眼里只有美色的猪,老天爷瞎了眼,给他这么副好皮相。

  但这冲动只一瞬而已,过后,他还是会装模作样地冲临淄王笑,命令整个琅嬛阁都围着临淄王转。

  明月这个乌鸦嘴,还真是一语成谶。那之后没过几日,邬琅就病了。

  病来如山倒。

  刚带着柳惊鸿骑马踏青回来的临淄王还未来得及下马,琅嬛君大病昏迷的消息便过来了。临淄王还以为是燕琅跟他开玩笑呢,怨他出门没带上他,就不太在意地继续打马送柳惊鸿回碧莲苑。

  倒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