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1/2)

加入书签

  袋子,一切都可以徐徐图之。

  衡莲君这么有信心交出章世堂,依仗的无非章世堂里都是他的人,就算邬琅现在空降过去,也只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被架空的管理者。

  该看的账本还是给衡莲君看,该收入腰包的钱还是进衡莲君的口袋。

  邬琅也只能望洋兴叹。

  没办法,谁叫你邬琅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呢。空有一个琅嬛君的名头,手里半个人手都拿不出来。也就只能管管那种穷得叮当响的清流院子。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邬琅也懂得这个道理。所以,衡莲君要把章世堂让给他的时候,他起初是百般推脱的,说自己没经验啊,章世堂太重要了,万一没做好就坏事了。衡莲君也特别绅士地说没关系,章世堂里的堂事,主事都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会好好辅佐你管理的。邬琅一听,面上露出为难神色,嘴上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还要摆出一副这都是你硬塞给我的啊,我都说不要了你非要给我的,这般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

  估计衡莲君心里已经吐血了。

  送走衡莲君,邬琅松一把劲。这才有闲工夫认识那些新来的丫鬟侍从们。

  府君是有品阶的职称,按照规矩,除去贴身侍从两至四名外,还需要一等丫鬟两名,二等丫鬟侍从各四名,三等侍从八名,四等侍从十六名,加起来就是三十六个奴仆,就这么站空地上,里三圈外三圈能把他给包围了。

  虽然这些丫鬟侍从们的薪水工资都不是他付,但是他看着这么多人天天没事儿干就围着他转也瘆的慌。所以,他很坚决要裁员。

  丫鬟,都给遣送回去。侍从留一半看着眼顺的,其他都从哪来回哪去。琅嬛阁里顿时一片哀声苦语。

  明月似乎早就知道邬琅会这般大肆裁剪仆从,是以面色平淡。倒是灵珑,喊着规矩不能坏,主子三思而后行要阻止邬琅。被邬琅一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轮到你来教训我?给打了回去。

  人刷刷被送走了大半,这琅嬛阁的大堂终于不像旺季旅游景点那般拥挤了,看着舒心。

  邬琅旋即大手一挥,指了个样子还算秀气的小侍从:“你,把王爷赏赐给我的百年人参送去碧莲苑,就说我深忧惊鸿公子身体,特地送他进补。”

  整个大堂顿时寂静下来,没人搞懂邬琅这番作为的意图。昨晚惊鸿公子巧合到极点,几乎是故意把临淄王引走,让他丢了那么大的人,现在为何又还要给惊鸿公子送礼。

  “还不快去。”

  “是,是,奴才这就去。”

  吩咐明月泡一盅吉铁茶过来。

  他现在爱喝味苦的茶叶,越苦,他头脑越清楚。

  现在他非但不能公开表示要和柳惊鸿你死我活,还得好好捧着他。有柳惊鸿这根绝佳的搅屎棍在,还愁临淄王没处过夜?吸引了临淄王大部分注意力的柳惊鸿还能绊住衡莲君的脚步,不让衡莲君有过多的时间来对付他,为他赢得喘息时间。而且以柳惊鸿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和衡莲君或者其他公子美人们联手。所以邬琅也不用担心突然被围殴。

  再者,临淄王真爱柳惊鸿,他要是还想方设法和柳惊鸿对着干,是想临淄王分分钟弄死他吗。

  虽说他有盖世武功傍身,也不想憋屈地死在王府成百铁卫刀剑之下。

  柳惊鸿人是讨厌了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