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1/2)

加入书签

  上下都听你调遣,倒不如让你来当这主子好了。”

  灵珑只觉得下巴仿佛要被捏碎一般剧痛,等听完邬琅一句话,便立马噗通跪倒在地,泪水连连:“府君明鉴,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

  川贝、麦冬四人怎么会听不出邬琅话中有话,暗指他们跟着灵珑一起奴大欺主了,皆是惶恐跪下,瑟瑟发抖。

  别看临淄王风流在外,行为放荡,王府内条例规矩却是繁多。真用大不敬的罪名处罚,他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邬琅视线慢条斯理地扫过众人,将这些人的小动作,眼神,表情一一收入眼底。

  “明月粗心,招待客人这事他可做不来。若是哪里冒犯了那些美人公子,最后还不是落得个我招待不周。你现在跪在这里哭,是觉得我说得不对?”

  “奴才不敢……”灵珑身子伏得更低,颤得像煽动的翅膀,可谁知道他是真哭还是惹怜呢。

  “哼,那还愣着干嘛,还不滚回去!”

  “是……”灵珑带着哭腔应声,捉着袖子捂住脸躬身跑出去。

  四周丫鬟侍从呆愣在原地,面有恐惧,不知所措。触及他的视线,纷纷低下头去。

  邬琅敛了袖子,推门出去,果真见闻锐持刀守在门口,身姿挺拔。面上虽有倦色,眼神却也刚直。见邬琅出来了,便躬身向他行礼。

  闻锐明明长了一副精致秀丽的面庞,平日里却少有笑容,性格也传统正直,让人觉得反差甚大。只是,闻锐的冷淡和柳惊鸿的冷淡大有不同。

  闻锐恭谨,知礼数,更兼忠心,所以刚强冷硬。柳惊鸿持傲,是属于文人贵族的傲慢。要说这两个人哪个比较讨邬琅喜欢,自然是那个一逗就脸红的闻锐侍卫长了。

  方才穿衣,随口一问灵珑有关闻锐的官职,才知他也不是什么小喽喽。王府侍卫长,也是堂事一阶层的人物。

  堂堂侍卫长给他守夜,也不知是不是那肾亏王爷的恩宠了。

  邬琅微微眯了眼,冲闻锐笑笑:“辛苦了,闻侍卫。”

  闻锐瞬时躬身低头回答:“这是卑职分内的事。”

  邬琅其实还想再逗逗这家伙,奈何周围一干人看着,实在不好下手。

  新婚第二日,他是要立马回环疏院的,哦不,现在应该称琅嬛阁了。

  轿子早早便在外面等着,闻锐一路跟到他上轿也没离开。邬琅撩起轿帘,闻锐笔直地站在轿旁,面无表情。

  “闻侍卫,不用跟着了,只不过是几段路而已。”

  “回府君主子的话,王爷吩咐了,让属下送您回琅嬛阁。”

  一提临淄王,邬琅便觉无趣,寥寥回一句“那,先谢过王爷了。”便放下了帘子。

  抬轿的轿夫虽然都是老手,在别人看来是四平八稳,邬琅却还是被晃得头昏。好不容易到了琅嬛阁,被一众丫鬟侍从拥簇着进去便见那大堂上坐满了人。

  男的女的,红的黄的,环肥燕瘦,姚黄魏紫。简直像是古代选美现场。

  明月一见他回来,眼眶便红了,只是压着眼泪,快步跑到他身边。灵珑怯怯地站一旁,不敢说话。

  邬琅宽慰似的拍拍明月后腰,脸上挂起一个虚假的笑,走入那莺莺燕燕当中去。

  这一大帮子人这么早就过来,无非就是想看他的笑话。当了府君,还不是得不到王爷的爱。

  只是邬琅突然也悟了,一味深居简出,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