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红。

  邬琅还在研究那天书一般的谱子,只是转头看了明月一眼,“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明月喊“主子!”

  邬琅没回头,应一声:“嗯?”

  明月咽了下口水,忿忿地说:“王爷出了咱们环疏院居然径直就去了碧莲苑,主子。绝对是柳惊鸿半路将王爷截过去的,好叫您脸上无光!这厮实在是毒辣。”

  邬琅不解:“怎的我就脸上无光了?”

  明月脸上一红,支支吾吾不愿说。邬琅瞪他一眼,“不说就出去。”

  明月气急,终于道:“王爷在我们环疏院逗留半盏茶时间不到,转脚去那碧莲苑一待便是几个时辰。而且我都打听清楚了,王爷一进去就和那柳惊鸿……这岂不是在打我们环疏院,打您的脸吗!”

  “主子,王爷怎么能这么对您!”

  邬琅还以为有什么惊天消息,听来才道不就是临淄王跑去和柳惊鸿滚床单了吗,这有什么。那肾亏王爷一天没男人都不成,找柳惊鸿不是很正常吗。

  邬琅说:“王爷素来宠爱惊鸿公子,你又何必大惊小怪。”

  明月:“可是主子,王爷他……”

  邬琅喝住明月接下来要说的话:“明月!……无事便退下吧。”

  明月几番言语都吞回肚中,委屈得不行,说道:“是。”

  等明月出去走远,邬琅再憋不住,笑得打跌,想着那肾亏王爷还真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哈哈,柳惊鸿也不知是爽还是不爽呢。

  心情好了,再看那不知所谓的乐谱也仿佛福至心灵,一曲奏开。

  说不得是不是乐极生悲,第二日,忽有眉开眼笑,喜上眉梢的陌生侍从携着手捧珠宝玉器、华贵布匹、文房四宝的下人们伫立于环疏院大门前。将没见过世面的明月惊得一愣一愣,扯着邬琅的袖子问什么情况。

  邬琅面无表情,只剩双唇珉于一线。

  群人中有领头者迈出一步,冲邬琅说道。

  “王爷有旨,公子燕琅聪颖灵慧,德才兼备,孤甚为欢喜,特晋为府君,赐号琅嬛。”

  随后便见那些侍从高举手中盛盘,齐齐跪地,喜气洋洋高喊。

  “奴才们参见琅嬛君,主子大喜!”

  ☆、第十章 春宵苦短

  古人婚嫁须行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虽流传至今,繁琐环节多已从简,到民间众人也基本少有从完六礼。只是,王公贵族自诩身份高贵,礼不可荒,是以对待婚嫁六礼上要严苛许多。

  临淄王纳采时,直接将东西搬到了琅嬛阁,简单粗暴到极点,想是一准以为这是对燕琅无比大的恩赐,燕琅岂有不接之理。

  邬琅的确接了,但他是不敢不接!

  燕琅自幼父母双亡,家眷只余一对叔婶。叔婶皆是普通百姓,侄儿要嫁入王府,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天家人,又是喜又是惧,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几项事宜又怎么敢怠慢,自然是王爷说的算。是以迅速而顺利。

  十二月,临淄王府迎来新一任府君主子,整个临淄王府红绸漫天,屋角皆挂红艳艳喜庆六角灯笼,从此更名为琅嬛阁的环疏院更是张灯结彩,所有门窗上贴满大吉大利喜字。

  大礼当日,早早便有侍从候在门外,准备伺候他洗漱更衣。

  一张张盛盘上整整齐齐叠放红色喜服和纯金头饰。然则,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