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2/2)

加入书签

么,微不可见地一撇嘴,看邬琅一眼,说:“主子,王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九章 主子大喜

  脚步声有节奏地飘荡在耳边。从卧房出来,绕着主殿外缘,走过雕栏画栋的长廊。邬琅装似漫不经心地瞥看身侧雪景,内心实如烈火烹煮。

  他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临淄王?

  若身处此地的是燕琅,必定是乐不思蜀,喜笑颜开,恨不得立刻扑到临淄王怀里诉一番衷肠。可惜,邬琅自持演技不高,没办法对着不喜欢的人流露爱意。此法不可举。

  沉思半晌,想到,燕琅一个跳井自杀被救的落魄男宠,食得这爱情苦楚和人情冷暖后,哀默心死,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不知不觉已行至主殿迎客室门外,邬琅一眼便看到斜斜坐于暖椅上的临淄王,慵懒无骨。

  黑衣大氅,发如泼墨,只叫那洁净的脸庞,润泽的朱唇,以及黑白分明的眼睛更为显目。临淄王生得俊美无双,是全天下人都知晓的事儿。邬琅这一眼望过去,居然也是略有怔愣。

  临淄王余光瞧见他到来,笑容浮现,朝他招招手。

  “乌郎,快过来。”

  “王爷久等了,琅有失远迎,请王爷恕罪。”

  邬琅越过台阶,慢慢走近室内,停在临淄王十尺外,遥遥行礼,语气恭谨,毫无逾越。

  临淄王一愣,复又笑起来,“乌郎,站这么远作甚,到孤身边来。”

  邬琅淡笑,抬眸凝视临淄王一眼,又低下头去,寻了附近一张椅子坐下,说:“琅前几日偶感不适,恐有疾,还是离着王爷远些的好。”

  临淄王闻言,从暖椅上倏然起身,快步行至邬琅面前,托起邬琅的双手,关切地问道:“乌郎可是旧疾又犯了?”转头又朝候在门外的侍从厉声喊道:“来人啊,还不给我将这地龙烧旺一点!一群不醒事的奴才,难道不知你家主子受不得寒气?”

  邬琅偏转过脸去,嘴角微有抽搐。

  这临淄王,果然是风流成性,把妹技术一流。

  邬琅挣脱开临淄王的手,迅速跪下,“王爷息怒,非是下人们之罪,只是琅流连竹林,不小心染了寒气。王爷对琅的情意,琅不知何以报。”

  临淄王只消稍稍低头便看到跪伏于自己身前之人颀长洁白的一片颈,还有那滑如缎,黑如墨的流瀑长发。他心中微动,方念起燕琅初进府时那点浓情蜜意以及殷殷期盼。然而,不其然又想起他现在躲闪的眼眸和疏离的态度,一颗心沉了下来。

  他这是,在怨他?

  临淄王没有叫邬琅起身,话语间那点温柔也消退了些:“如此,你便好好在环疏院休养,不要随意外出走动了。孤以后再来看你。”

  邬琅心中一喜,没想到临淄王这么好打发。面上却半点痕迹不露,“恭送王爷。”

  邬琅起身要送,临淄王说:“屋外冷,你就别跟出来了。”

  邬琅说:“是,王爷慢走。”

  送走临淄王,邬琅悄然松一口气,心情也晴朗起来。

  这劳什子王爷,有了柳惊鸿还不够啊,环疏院小庙实在供不起这大佛。

  被呵斥去烧地龙的灵珑和明月将将回来便看到只剩下邬琅一人的大厅,不禁讶然,“主子,这……王爷呢……”

  邬琅摆摆手,道:“王爷有事先回去了。”

  灵珑和明月面面相觑,“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