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1/2)

加入书签

  片高昂的呐喊中,遥望天边一抹灿然霞光。

  邬琅看得津津有味,暗道,这烈南河还真是影帝。路颂离倒是表里如一的人,憎恶分明。许是魔教教育使然,做惯了恶人,也就不需要善良的面皮了。

  一路往下看,终于看到烈南河和路颂离华山之巅大战三天三夜那里。邬琅迅速翻页过去,只见书里写道。

  两人缠斗已有三日,烈南河与路颂离具是精疲力竭。华山崖下新阳初生,烈南河忽抛出一壶酒,席地而坐,喊道,“不打了,不打了。”

  路颂离皱眉不悦:“你怎滴又这般死样子,打着打着便要歇息。”

  烈南河自饮一杯,长叹一口气:“非也,人非钢铁,孰能日夜不眠不休?你我酣斗三日,还不够?来,阿离,这可是陈年贡鸢酒!”

  “哼,高下尚未分,自然是不够的。”

  路颂离冷哼,却是走近烈南河,盘腿坐下,伸手问烈南河讨要酒杯。

  “坏哉,来时只顾携杯一只。”

  “烈南河!!”

  “哈哈哈,阿离莫气莫气,你若来抢,不就能喝了。”

  “这法子倒合我心意,你给我的不如我自己抢的。”

  …………

  邬琅咋舌,“这两个死基佬还真会玩儿。”

  两页纸都在描写路颂离和烈南河在这方寸空间争夺酒杯。然而,比起方才让天地也无光的神功比拼。这种不起眼的过招却更能体现出两人功力的高深。

  一只莹玉小盏盛满酒在两人空中飞来飞去,最后落于一人手掌心时,居然完好无损,酒也未洒出一滴,武功高强可见一斑。

  也不知烈南河这家伙是不是有个乾坤袋,一壶酒喝完又是一壶。两个好酒的酒鬼不多时就已经喝得酩酊大醉。

  路颂离喝完说胡话,若是他赢了,便要去武林盟尝尝少盟主位置的滋味儿。若是他输了,这魔教教主之位也能舍得。

  烈南河笑他脑袋已被酒水泡糊,路颂离却一气之下和烈南河定了心誓。

  心誓契约拥有莫名而强大的约束能力,一旦立下誓言,便不能反悔。是以,少有人愿意立下心誓。

  心誓结契,过程繁琐,须两人自愿,同时割掌,双掌伤口相对,凝血于碗,一人念誓,另一人随誓。

  路颂离与烈南河前后念完誓词,却听烈南河狞笑一声。

  “路教主,想不到你与我儿当真情深意重至此。”

  “南……你不是南河!”

  路颂离大惊,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僵硬如石,动弹不得。而和面前这假烈南河紧贴的双掌间,一股庞大的吸力正源源不断地吸取他体内内力。

  一滴冷汗自路颂离额上滴落,思及假烈南河言辞,大惊失色:“是你!烈凌老儿!”

  “哈哈哈哈哈,路颂离,你的功力我收下了!”

  “烈凌老儿,我与你之仇不共戴天!”

  “呵呵,这话,你到黄泉路上说吧。”

  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怒吼:“父亲,住手!”

  …………

  我擦,神转折。邬琅阅至此,被这突然反转的剧情惊了一下。正欲翻页,忽的“砰”一声,房门被撞开。灵珑神色匆忙地闯进来。

  “主子……”

  邬琅咬牙,极力控制住要将手中扔灵珑脸上的冲动,恼火地说道:“不是吩咐过,不准打搅吗。”

  灵珑也不觉得的自己做错了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