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7(1/2)

加入书签

  穿越的十几年仿佛就像是一场大梦,只是他在那里待了太久太久,以至于产生了真实的错觉。

  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那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邬琅紧紧握住栏杆,手背青筋暴涨。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么杨记川呢,他的川儿呢?也只是一个臆想出来的幻觉吗?

  不,他不想接受这样的说法。

  他脑中忽然闪现一个场景,随即他立马奔回电脑面前,关掉游戏,打开了搜索引擎,快速地往上面输了一行字。

  拿到那个电话号码之后,邬琅抓着手机便跑出了寝室,走到走廊的尽头,拨通了那个号码。

  他声音低沉,仿佛又成了那个号令三军的扬威将军。

  “喂,您好,请问是k大教务处吗……对,我是学生家长……我想查一下法学系纪川最近上课的签到率怎么样……嗯,我是他的哥哥,他最近和家里闹了些别扭,我有些担心。”

  “您稍等,我帮您查一下。”

  “好的,非常感谢。”

  度秒如年地等待着,好一会儿,电话那头终于说:“12级法学系3班的纪川同学最近一个礼拜都非常准时上课,签到,您可以放心了。”

  “非常感谢,老师。”

  “不用谢,有什么矛盾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是,我会再和他沟通的。”

  挂了电话,邬琅虚脱一般瘫坐在地,他抬手捂住眼,几乎想要失声痛哭。他最怕,最怕的就是教务处跟他说,k大法学系没有纪川这名学生。

  他站起身,攥紧了手机,心中已然有了决定。

  去k大看一看,他必须去,不然他会后悔一辈子。

  当下他就用手机定了一张晚上九点开车,从s市开往b市的高铁票。他连行礼都没有收拾,只拿上钱包钥匙,跟室友说了句老师点名帮我请假就飞快地走掉了。

  车程不过五个小时,他却感觉自己走了数千年,一路从烽火连天的冷兵器时代走到这个高楼鳞次的二十一世纪。他忽然感觉到各种不真实,就好像,哪里都不是他的容身所在。

  当他风尘仆仆抵达b市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而南站依旧有不少等待夜班火车的人困倦地坐在候车大厅,或是闲聊,或是靠在身边的人身上打盹。

  邬琅深吸一口气,走出了火车站,附近有不少家24小时营业的旅店。现在不算高峰期,所以即便是深夜也让他订到了房间。

  他倒在松软的大床上,居然没有一点睡意,只是想着,再过不久就能见到川儿了,又紧张又兴奋,然而更多的却是惶惶不安。他在这种复杂的心情里睁眼到四点多,终于熬不住困顿,拽着被子沉沉睡过去。

  一觉醒来,午饭点都过了。

  洗漱完,退掉房间,他开始照着手机地图上指示的路径搭车,上地铁,再乘公交。来来回回又一个多小时,终于站在了k大的校门前。

  混在进进出出的学生堆里,很自然地进了校门。蹭了校车跑法学院地盘,左打听右打听,终于打听到12级法学系3班今天下午在那哪个教室上课。

  邬琅气喘吁吁地往教学楼跑,附近还有不少一脸菜色的迟到人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