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6(2/2)

加入书签

  “琅儿!”司徒靖推开重重人群走上前,脸无人色,音色颤抖。

  邬琅无力地抬起眼皮,“滚……别过来……”他抬起手,轻轻抱着杨记川的背,每喘一口气,唇角便要吐出大量的鲜血。

  “五郎,你不该回来……咳咳咳……”

  “傻子,我宁愿和你一起死。”

  “川儿……你……你看,我能……感觉到……你的心跳呢,挺好……”

  “川儿……?”

  邬琅感觉到那个深埋在自己肩窝的人,鼻息已经停止。他感觉到自己血液在流逝,手脚也逐渐变得冰凉,没有知觉。邬琅将额头抵在杨记川肩膀上,安静地闭上了双眼。

  川儿,我们回家吧————

  被乌云遮蔽的月亮这时终于悄悄露出了头,清冷月辉细细泼洒而下,落在那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头顶,他们虽然满身血污,却又被冰洁的月光衬得静谧而神圣。

  司徒靖呆呆地看着那个地方,露出了或许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展露出来得表情,而在他身后那些人同样,震惊到无以复加。

  因为,死死钉在墙上的那一枚弩箭,只剩下它孤零零的自己,曾经被箭身穿透的两人,消失无踪。

  ☆、第七十七章 抓到你了

  邬琅猛然睁开眼,浑身酸痛。 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正趴在桌子上,不知睡了多久。他站起身,忽然愣住了。

  木质高架床、贴满便签纸条的书桌墙壁、堆满专业书杂志的书架、屏幕还亮着的电脑、电脑画面还依旧停留在剑网三的游戏界面,他的苍云号重伤躺在战乱洛阳城的一个角落里,最中央弹出一个提示框。

  【您的伤势已经恢复】

  【原地疗伤】 【回营地休息】

  他半晌回过神来,立马去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2015年7月8号,还是他穿越的那一天!

  邬琅心口忽然一阵钝痛,踉跄倒地,冷汗涔涔,好像被人当胸捅了一刀,整个胸口都在漏风。

  “老三,你咋了?”旁边突然弹出一个带着耳麦的头来,邬琅疼得眼睛模糊,一时半会儿居然没办法听声音分辨。

  他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这个人的声音对于他来说实在过于陌生。

  “老三你别吓我啊!等等等,我现在立马送你去医务室。我靠,你就趴着睡了一觉居然还能睡出毛病来,牛逼啊。”

  “不用了……我就是,肚子疼。”

  “没见疼成你这样的……嘿嘿,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

  “滚蛋!”

  “你真没事,要不我去医务室给你买包止疼片回来吃?”

  邬琅缓缓吐出一口气,感觉到那种几乎要将心脏掏出来的痛楚已然渐渐消失,只剩下一些细枝末节的刺痛残留在神经末梢上。他站起身,随手拉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整个人都有些有气无力,说:“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那成吧,有事你别憋着,兄弟在呢。”

  “嗯。”邬琅低低应一声,脑海中有一瞬间的茫然。他走到宿舍阳台,一眼望去,碧云青天。

  红白相间的校舍被郁郁葱葱的香樟树环绕着,葱郁翠绿的树叶在阳光下迎风招展。骑着自行车掠过的男生,怀中抱书的女生,树下拥抱的情侣还有身后室友嘈嘈嚷嚷指挥副本的声音。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包括刚才的剧烈疼痛。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