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6(1/2)

加入书签

  有些薄凉地笑了声:“那就,借你吉言了。”

  泔水车慢悠悠地驶来,邬琅朝沈衡挥挥手,“走了,你小心吧。”

  沈衡知道邬琅是在说帮他逃走被司徒靖发现后,肯定没办法善了,要他小心。沈衡长叹一口气:“快走吧,麻烦精。”走得远远得,再也不要回来了。

  邬琅撇嘴,他怎么好意思夺了司徒靖这个称号呢。

  驾驶泔水车的是个老头,见邬琅跳上泔水车后也没什么反应。

  泔水车驶过一个又一个院落,行车路线的最后目的地是临淄王府西边的后门,因为是泔水车,走的路极为偏僻,饶了很长一段路,却很是远离那些主子们的院落。

  车子慢悠悠地走着,邬琅极力忍受后方飘来的那阵阵糅杂了各种馊味的恶心气味,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看来沈衡是真讨厌自己,找什么不好,找个泔水车,存心想整他吧!

  好吧,幸亏没给整个粪车什么的,算他还有点良心。

  邬琅在心里叹气,忽然看到远处一条长龙似的跳动的火焰,邬琅屏住呼吸仔细听,从风中传来嘈杂的声响,有人声,兵器声,还有很多的脚步声。而此风中,隐隐约约还携带着危险的血腥味。

  不知为何,邬琅心脏跳得厉害。泔水车朝着和喧闹方向相反的方向离去,他却仿佛受到吸引一般忍不住回头望。

  他有种莫名的恐慌感,就像是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很重要很重要。

  他的脑海中有人在不停地敲打他,让他快去那里看一眼,看一眼!

  邬琅心神不宁,心脏也好似钻到了喉咙口。他咬牙告诉自己,第六感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现在离开临淄王府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在泔水车又驶过一条小道后,邬琅再也忍不住,从泔水车上跳了下来,转身直奔火光大盛的地方。

  后来,邬琅务必庆幸他回了头,相信了自己的第六感,背离逃出生天的大门,朝着黑暗中仿佛燃烧血液的火光奔跑。那时,他一边跑,内心涌出一股巨大的悲伤。他眨着眼睛,眼泪簌簌落下,以为是风迷了眼。

  他的心很痛,催促着他快点,再快点,快要来不及了。

  邬琅浑身上下忽然充满了力量,他的轻功,他的体力,在这一瞬间都回归到巅峰。他想一缕风穿梭在墙与屋檐间,直到那满满火光近在咫尺。

  他一眼看到被逼至角落,遍体鳞伤,浑身浴血的杨记川。在他面前,是无数箭尖和火把。他几乎没办法单独站稳,只能倚在墙上,火龙枪插地做依靠

  邬琅眼泪几乎如泉涌,倘若他不回头,不回来,是不是以后只能等来一具尸体?

  邬琅视线一扫,从人群的背后居然推出一辆弩车,箭已上弦!

  “川儿,快躲开!”邬琅高喊一声,杨记川蓦然抬头看,身体确再没动作。

  【——铮】,箭已离弦!

  “琅儿别去!”

  邬琅脚下狠狠一踏,从飞檐坠下飞快扑向杨记川,杨记川艰难抬起双手想要接住他,眼角余光却骤然发现高速飞来的粗大弩箭。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杨记川一下搂过邬琅,挣扎伤痕累累的身子,顺势一个转身,将邬琅护在了怀中。

  巨势袭来的弩箭从杨记川心口狠狠扎进去,巨大的冲击力一路向前冲,将两人牢牢钉在了墙上。

  邬琅一口腥血溢出嘴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