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5(1/2)

加入书签

  你说一句,他回一句,不远不近的态度。像是一团搁置在精致杯盏中的水,偶尔掀起一丝波浪,便让人心神荡漾。然而那个扬威将军,若也是水的话,便是激浪滔天的洪水。充满张扬的力量和自信。他和杨记川有默契,有心有灵犀,也有相互依赖。

  对了,就连这种天下人皆可杀的态度也是一样。

  这么看来,他们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契合的人。因为邬琅在他面前,永远不会有那种舒服的表情。他要么是疏离,要么浑身都是刺。

  司徒靖感觉自己内心有一团火熊熊燃烧起来,那团妒火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烧没了。

  杀了他,杀了杨记川!

  杨记川火红长枪在他手中挽出一个漂亮的枪花,冲在最前头的王府侍卫连他的身体都没有触碰到便被横扫而过的枪身齐齐扫飞。枪尖氤氲如丝的血气仿若毒舌吐信,带来致命的毁灭。

  侍卫们在司徒靖的命令下一个又一个不要命地向前冲,包围圈即便在这一刻冲散,下一秒又再次聚拢。被被围在中间的杨记川看起来几乎要被人潮淹没,但是转瞬间,那柄火红长枪又会一下跳跃至众人面前。

  “噗”长枪枪尖忽然直刺一人面门,尖头一瞬间对着那人眉心贯穿而过,带出的血花飞溅在此人背后的那张面孔上,甚至还带着脑浆的味道。被血液和脑浆溅了一脸的人被震得呆愣了几秒,然后,就是这短暂的停顿,长枪依然重重刺穿了他的心脏。杨记川手臂发力,枪身用力往前一送,枪尖从第一个穿刺过去的人胸膛穿过刺进第二个人腰间。他握紧枪杆,枪身一拧,扎在两个侍卫体内的枪头立刻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来自人类喉咙深处的痛吼声迸射出来,令在场的人皆是浑身一凛。杨记川甩飞挂在枪尖上的两条尸体,反手一枪,将欲在背后偷袭他的一人刺死。从那人脖子大动脉里喷射而出的鲜血将他的头发和侧脸沾染得血迹斑斑。

  这个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他是那个屠遍整个北戎,脚下踩过的尸体足有出云山那般高的杀神。

  司徒靖站立于高台上,眼看杨记川这般左突右挑,来去如入无人之境,一气之下居然抽出身侧护卫腰间的长剑,亲自下场。

  杨记川瞬间感觉到一股有别与其他软弱招式的剑招,枪式沧月甩出,围拢在他身边的人立刻被清扫而出。杨记川长枪横立,脚下轻点,整个人顺势朝着司徒靖剑光处飞去。

  只见半空中,一道白色闪光瞬间闪现又立刻消失,令人牙酸的兵器碰撞声划过众人耳畔。天上那两道相撞的身影倏然分开,宛若两条流星分别朝相反的方向落去。

  司徒靖扭身站回寝居房门前,再回首,手中长剑剑刃已经断裂成两截。杨记川回身落在人群中某一个人的脑袋上,脚下一用力,咯吱一声,此人颈骨折断,整个人软瘫在地,半点气息也无。

  两人一招交手,胜负已分。

  司徒靖输杨记川半招,脸上却还带笑,只是这笑看起来却又危险之极。他轻喊一声,放箭。接着便是窸窣攒动的声响,紧接着四面八方出现手持长弓的弓箭手。司徒靖一声令下,箭矢如雨。

  司徒靖竟也不顾杨记川身边还有他自己的侍卫,便下令弓箭手一视同仁地放箭。饶是杨记川这一下也陷入了困境。

  司徒靖这招后手,看起来就像是专门等着他一样。

  杨记川忍不住抬头朝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