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9(1/2)

加入书签

  的面前,那个管事的果然看他可怜,把他带进了王府。

  澹台明总喜欢拉着邬琅的手跟他说以前的事,他说,公子在临淄王府假死,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伤心难过了好久。没想到能在边关看到你,你果然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那是燕琅的事,我不想听。”

  “不,那也是你。你是燕琅,也是邬琅。”

  “你把我从水井里捞上来,你早就清楚,我不是原来的燕琅。”

  “对啊,可我更喜欢你!那个扭扭捏捏不像个男人的燕琅死了更好!不是吗!而且你看你多厉害,司徒靖他都要为你变成一个疯子了。”

  邬琅冷笑一声:“他本来就是疯子,只是好新鲜而已。”

  澹台明的表情突然冷硬起来:“是不是只有杨记川才能入得了你的眼,是不是只有他的付出才算付出。”

  “那又如何,一个人的眼睛只有这么小,容纳了一个人,别人就再没位置。”

  “那他死了,又当如何?”

  “你有几个间谍可以像偷袭我一样偷袭他?”

  “不,不用我动手,你的杨记川正在自取灭亡。他像个疯子一样到处屠城,皇帝已经忍无可忍,要派出大军将其绞杀。你们大商皇帝派去的使者被他割了头,他已经彻底和大商皇帝决裂,你觉得大商皇帝会这样放任他不管?前有豺狼,后有虎豹,杨记川就算是神仙,也挡不住。”

  邬琅沉默下来,事情似乎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

  “那么,你想怎么样,把我一个残废藏在这里对你有什么好处,明王爷。”

  “还是叫我明月吧。”

  邬琅哼一声,冷着脸。

  澹台明只好作罢,不再得寸进尺。

  “当然有好处,我每天就这么看着你,照顾你,就心满意足了。”

  “明王爷的情话水平很不错,若我是个单纯女性,只怕要立刻感动涕零,以身相许了。”

  “公子虽是男子,明也不介意。”

  邬琅偏过头,不再看澹台明。这是邬琅逐客的征兆,澹台明虽然想继续待下去,但是他不愿因此得罪邬琅,便从善如流地选择离开。

  邬琅看着澹台明高大得背影,不管看几遍,心中总是五味杂陈。

  这个满腹算计的北戎天才,披上一副深情的皮,便当真以为自己成了为爱痴狂的人?

  澹台明这种人,和司徒靖一样,城府高深,老谋深算,只有最高的权利才能给他们安全感。他们最爱的人永远是自己,他们能轻易诉说感情,因为这等同于利用。

  自己对他有利用价值,不然为何千辛万苦,牺牲林正这种资深高级间谍,就为了绑架他。

  澹台明可以用自己来威胁杨记川,还有,司徒靖,虽然邬琅并不怎么愿意承认。

  那么,现在是评估自己的时候,澹台明想用自己换来什么?太少,没意义。太多,谈不拢。

  有一点,邬琅可以察觉到,那就是,澹台明似乎并不在意北戎究竟会不会被杨记川占领。

  重甲骑兵的威力果然超乎寻常,就算是北戎强兵也难以抵挡。

  但澹台明跟他说起杨记川屠城之事时,却不见任何焦急和气愤。他休闲平静得让人惊奇。

  就连侍女都常常在私下讨论北戎和大商之间一面倒的战事,露出担忧的神色来。作为皇族的澹台明却事不关己一般,悠然自得地享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