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1/2)

加入书签

  退散便立即合拢。圈外有将士声嘶力竭地喊着将军。邬琅已经没了力气说话。

  他的眼睛早已适应黑暗,但是人越来越多,他的视线都要被黑漆漆的北戎士兵抵挡住。他仿佛听到了内鬼在狡猾地嘶笑着,笑他的不自量力,笑他的永不妥协。

  邬琅心中有股气顿时爆发出来。

  想要他死,没那么容易!

  包围着邬琅的人群忽然发出惨叫,一声又一声,然如被撕裂的厉鬼,让人在黑夜里不寒而栗。

  在半空中飞速转动的巨大黑盾在一个又一个人身上撞击着,发出砰砰砰的声音,邬琅一双眼睛好似孤狼,红得嗜血。他站在原地,脚踩地,头顶天,满身都是血污。白色羽翎上满是一块有一块干涸的血块。

  “将军!”

  邬琅能感觉到浑身力气都在流逝,他牙齿见渗出血来,艰难地向前迈出一步。

  就在这时,他忽然后颈一凉,随后便是剧痛窜上神经末梢。

  穿上玄甲,拥有刀枪不入之身的扬威将军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的脖子。他的颈脖没有玄甲保护,是唯一可以用刀刃直接贯穿的地方。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能在这种时候靠近他,一击致命的人——

  邬琅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他努力转过身,看到了偷袭者的脸。

  他睁目欲裂。

  原来是你!

  ☆、第七十一章 冲冠一怒

  扬威将军战死七风坡,消息就像冬日的飞雪,又像是毫无至于办法的瘟疫,迅速在大商和北戎之间弥漫。

  消息传到永宁时,司徒靖正在密室里祭拜亡妻,刚点燃插上的线香却突然拦腰折断。司徒靖立即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随后,密探告诉他,邬琅战死。

  司徒靖想起那个与亡妻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居然死了,心口突然一痛,喉咙中涌起腥甜之味。

  密探担忧地问是否要请大夫。司徒靖摆摆手,让密探退下,兀自走进了密室。亡妻的牌位依旧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他的心却空落落的。

  又过三日,司徒靖见到了本该在北戎战场上的闻锋。

  他蓬头垢面,一身狼狈,端着一个方盒子,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走进来。

  他跪在司徒靖的面前,打开盒子,是一个人的脑袋,林正的。

  闻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整张脸埋下去,声音沙哑地说:“王爷,郎骑将军让我告诉您,合作,中止。”

  他依旧趴在地上,从细缝里传出他失声痛哭的声音来。

  闻锋哭着说:“王爷,林正……林正是北戎的细作……,我其实早就,早就怀疑他有问题……但是我害怕……我害怕将军会迁怒,坏了您和将军之间的事……,是我……是我害死了将军……”

  司徒靖看了眼盒子里的人头,深吸一口气,一脚把闻锋的身子踹倒在地。他捂住脸,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蠢货……蠢货!”

  而此时,遥远的北戎,漆黑肃穆的重甲骑兵森然加入了战场。活生生的血肉被他们的铁蹄踩碎,在他们的冲锋之下,敌人难有活口。有的被乱刀砍死,有的被活生生踩死,有的被逃命的同伴绊倒成为刀下亡魂,也有的颤抖着跪下求饶,被无情的刀锋亲吻了颈脖。

  天策骑兵在玄甲军主帅战死,巍巍大厦将倾时突然奔赴增援,将妄图趁火打劫的北戎军队杀个片甲不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