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4(2/2)

加入书签

。”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再打扰他,一个个跑得飞快。

  只有那蓬头垢面的探子还跪在地上,默默流泪。

  “五爷!”

  邬琅浑身一凛,鼻腔中涌入一股酸楚之味:“你先下去休息吧,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睡一觉。”

  “是,将军。”

  营帐内只留下了邬琅一人,他有些怔愣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得沙盘出神。

  此次北征,中路掩护,右路辅助,左路才是真正的主力。中路,右路都可以有大损伤,而左路军十万锐减至一半,才是真正的元气大伤。

  薛棠死了?还被人用他最喜欢用在敌人身上的方式羞辱,死无全尸。

  还有独孤胜!你是不是蠢啊,明知道敌强我弱,明知道会是陷阱,为什么还要去!你他妈有本事一辈子别给老子醒过来!

  邬琅紧紧闭上眼睛,两滴泪从眼角光速划过,落进了鬓发间,消失无踪。

  他一闭上眼,仿佛看到了那个张扬的薛棠还站在他面前,听到自己被分派到精锐的左路军,欢天喜地地单膝下跪表示他一定全力以赴,打得那些北戎蛮子落花流水。

  他和独孤胜,是不是还在小学生恋爱一般,你暗恋我,我暗恋你,一个死傲娇,一个嘴巴笨。然后两个人都打死不结婚。

  邬琅越想越心酸,心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第六十九章 赌个运气

  邬琅靠坐在光亮暧昧的营帐内,从门帘缝隙中透过的微光乍看过去是白色,再看却又变成了橘色。丁达尔效应下,细小的粒子在光柱中翻滚着。

  他想了很多,薛棠的死,昏迷不醒的独孤胜,被敌军包围的左路大军,以及该如何应对这一次巨大的危机。

  但他想得更多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当初常山的北戎的探子汇报过来的消息是,狄莫特驻扎的明水城内只有七万士兵,什么时候多出了额外的十三万?北戎人口不比大商,十三万士兵对于北戎来说,并不是说抽调就能抽调。这十三万士兵从哪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明水城,而不是去别的地方。

  就好像守株待兔一般,专门等在明水,要给左路大军一个措手不及。而事实证明,左路军没有预料到狄莫特兵力如此之大,就算是精锐部队也抵不过人多势众。更何况狄莫特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一仗几乎打灭了左路军的所有气焰。

  奇怪就奇怪在这。

  按理来说,有邬琅坐镇,大军足有二十万众,行事又非常高调的中路军不管怎么看都会是大部队。北戎必定是要集结大军抵挡邬琅的中路部队的。但是,中路军除了在多马城受到顽强抵抗后,一路上顺风顺水,几乎要让人以为他们可以一鼓作气直接打上都京去了。原本该顺利的左路军受挫,为左路军做掩护,用来吸引火力的中路军却一路高歌。这和一开始的计划大相径庭。

  而三路大军的行军路线也只有少数高级将领知道,就算军中混有北戎的细作,也不可能把消息打探得这么清楚。

  唯一的可能是,他身边的高级军官里,出了内鬼。

  他心里默默回忆有多少人知道三路大军的行军路线,一个又一个名字在他脑海中罗列出来。

  薛棠和独孤胜自然不必说,左路军内还有两人,齐康达和赵默,他们是自东昌寨就跟随在独孤胜身边的心腹,不可能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