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2/2)

加入书签

就打到了多马城前哨,东水镇。邬琅定睛一看,却是见多马城外早已布防森严,像是等着羊入虎口。

  邬琅虽然失望于汤连城早早就做好防备,自己没能偷得个先手。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

  汤连城是北戎第一守将,最擅长固守城池。若是能给他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只怕征夷大将军再世也不可能动他几分。幸运的是,北戎地势一片平坦,根本没几个称得上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天险辖关。而且北戎人好战,打仗从来都是一股脑向前冲,大多数的将领都不懂兵法为何物,仗着兵强马壮,只是全军冲刺就能把大商守军搞得头疼至极。

  汤连城之于北戎,就像是一个贫瘠得只能种草的草原上开出的常青树,虽然蔚为壮观,却是格格不入。

  汤连城在北戎威望高不过是因为他很少打败仗,有很多将领对他不服气,鄙夷他只懂得龟缩在城池内,完全没有一点狼性。

  更为重要的是,当初澹台曦争夺皇位时,汤连城持中立态度,没有站在任何一边,这让自持甚高的澹台曦心里有了不小的疙瘩。

  所以他才敢,也确定能够撬动汤连城在北戎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中路大军如今驻守在距离多马城两里路外的郊野,他们没有附近的城池皆被攻下,他们并没有进城,而是选择在视野宽阔的野外扎营。一来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城内的北戎人,二来就算汤连城破天荒从他那龟壳里出来,进攻他们,探哨也能快速发现。

  邬琅的主帅营帐相对于低级军官的营帐来说,除了宽敞点,单人房外,也没什么其他区别,只不过为了更好辨认在帐篷帘子上贴着玄甲军的军旗标识。他此时正端坐于营帐首席位,坐下两列武将文官,中间一张大桌上摆放着一副巨大的沙盘。这些军官文士都是这几年被提拔上来的新面孔,玄甲军老人都走了左路和右路。

  邬琅让他们积极发言,商讨应对汤连城的对策。然而,不知是怕自己说错,还是当真不知该如何对付这个素有人形天险之称的守边名将,大家面面相觑,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林正,你来说。”

  被点名的林正起身鞠一躬,神色肃然地说:“在下不才,若是有哪里说错,还请将军斧正。以目前的情势来看,汤连城固守田阳城,又将此城池布防得滴水不漏,若我们贸然上前进攻,不过是徒增伤亡,浪费行军时间罢了。”

  邬琅说:“那你认为当如何?”

  “私以为,吾等可将其放而不管。”

  “说来听听。”

  林正拿过指挥棒指了下沙盘上的一个方位:“将军,诸位同僚请看。这里是多马城。”说着,指挥棒尖端往左稍微移动了下:“这里是和多马城有一水之隔的青冈城。”指挥棒以田阳城为中心,在他周围画了一个不怎么规则的圈:“这里是怀丰城,再向东北方向有一个铜山县,铜山县往西南方向走四里路是武义武阳两县,而从武阳县往北走三里路便是梓城。”

  随着指挥棒一一点过沙盘上的城镇,众人才看清,若是能按照林正的说法,将这些城镇逐个击破,那么多马城就被围住了,除非他们顺着青冈城外的青岗河走,否则,插翅难飞。

  坐在林正左侧,一直没有说话,身穿青色文士长衫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说道:“林承奉可知,从怀丰城到铜山县,虽然只有两里路,但是黄沙漫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