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1/2)

加入书签

  心血,就这么拱手让人,心痛、不甘心。”

  “不要想太多,五郎。”

  “有时候我也觉得很不甘心呐,凭什么我们就得这么兢兢业业为他们做嫁衣。凭什么即使知道这份基业将来会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却还是要努力经营着。甚至抛头颅洒热血,奋不顾身战斗!”

  “当初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更多的是拒绝,但是没办法,所有计策里,只有这一条最有实施地可能性。很多时候我在想,要是我不认识司徒靖,要是皇帝能不那么多疑,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好?”

  杨记川抓住邬琅的手,深深看进邬琅的瞳孔中。那双在别人眼里永远镇定自若,岿然不动的眼眸,罕见地出现了动摇和痛楚。

  “你在迷茫什么?五郎。你要相信自己。”

  “不,我有时总觉得,这个世界洪流太大,只单单我一个人,只是一个渺小到可以忽略的小水花,能掀起什么风浪?就算我已位极人臣,佣兵十万,还是不得不委曲求全,退一步,再退一步。憋屈啊。”

  “那么我问你,你是不舍得权利吗。如果是这样,就算和司徒靖撕破脸,我们也可佣兵独自建国,何惧他?”

  邬琅皱起眉来,下意识到:“不,我并不想这样,不然也不必绕这么大的圈子了。”

  “我知道,你只是不舍得。”

  “我现在看到军营里那些小兔崽子和司徒靖送来的那闻锋关系那么好,就控制不住生气!老子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拉拔他们大的,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等以后闻锋接任,是不是很快就能把我撇掉?”邬琅说话间,有些咬牙切齿,“川儿,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很狭隘?”

  “玄甲军就像你的子女,现在要嫁给毛头小子,心里总会别扭。”

  邬琅叹了口气:“这还是我亲自找的上门女婿呢,为了让他能配得上我女儿,我还要给他镀金再镀金,把他夸上天。人活到我这份上已经不能更悲惨了。”

  “既然你嫁女儿,天策骑兵当嫁妆,自然不会辱没了他。”

  邬琅噗一声笑出来,道:“那还好来娶人不是司徒靖本人,我可不想当他岳父!”

  杨记川见邬琅又恢复了心情,心里无奈地摇头。

  “五郎,你要知道,如果司徒靖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心机深沉,势力庞大,那么得到你的助力,今后他必然是会当上皇帝的。像他这种人,对于权力的渴望和占有欲,并不会比当今皇帝少。他若继位,定要开始清洗势力,若那时,我和你还当值,又手握重兵,必然也是要被清洗的对象。若司徒靖逼你站队,依你和他的陈年往事,你是站还是不站?站,你心有嫌隙,不站,连累玄甲军众部。就算那时你愿意放权,离开朝廷,司徒靖未必会放你走,而他也肯定不信任曾经是你心腹的各个军官。事情到那个地步,才是最为糟糕的。未雨绸缪,你早便考虑到的,不是吗。”

  “最了解我的还是你。不过人心总是肉长的,说起来,想起来很美好、很英勇,做起来,还是难。”

  “那为何不先预想结局?我们彻底离开,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你织布来,我耕田!”

  “我不会织布。”

  “我也不会……”

  “那我们一起耕田!”

  “你会耕田?”

  “额……没学过……小学的时候去乡下看过我爷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