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页(1/2)

加入书签

  穆图带着尚可离开部落,朝北边行进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改变方向,七弯八绕地跑到了南边。

  尚可明白,他这是吸取上次的教训,不再轻易泄露自己的行踪。

  “狐狸,你说我应该用什么猛shou才能体现我的qiáng大呢?”

  你可以直接把自己的皮剥下来,保证绝对够威猛够qiáng大。

  尚可看了看他那一头厚实的卷毛,想象着他四肢大开被挂在墙上的样子……咦,貌似很man很sex。

  穆图眼角扫过从身前一晃而过的白色尾巴,突然说:“不如猎一只白魈吧?”

  白魈是一种似虎(fuguodupro)似豹的生物,体型庞大,数量稀少,浑身毛发如雪,面孔却是漆黑如墨,长相狰狞。它们昼伏夜出,踪迹难寻。

  穆图看中的是它们的稀有和那一身白色的皮毛。

  选定目标后,两人开始寻找白魈的踪迹。

  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生物一般习惯在与它毛色近似的环境中活动,尚可估计白魈也一样。

  白魈是杂食动物,除了肉食之外,植物中有一种名为“云株”的野花,也是它喜欢的食物。在南边一块山地中,正好生长着这样一片云株。

  两人来到那块山地,潜藏在花丛中,耐心地等待白魈的到来。因为不确定白魈是否会出现,所以两人决定守三天,三天之后还没有等到就转移目标。

  夜晚寂静无声,凉风轻拂,带起片片花瓣。趴在云株中的尚可,突然感觉一股热气喷在他的后颈处。

  尚可有些痒,本能地用尾巴挡住。随即,后背一重,某人直接压上来,整个埋在他的尾巴里,还舒服地蹭了两下。

  尚可:……现在是玩尾巴的时候吗?之前不知道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要猎捕一只白魈的?敢不敢认真一点!

  穆图兴致勃勃地“研究”着尚可的尾巴,时不时还把他围在自己脖子上。

  尚可:你到底是狮子还是猫啊?!放下我的尾巴,否则别怪我挠你!

  似乎听到了尚可的心声,穆图放开了他的尾巴,然后开始“探索”他的身体,凑过来,不停在他皮肤上嗅着,嗅到高兴了,就会咬上几口,舔上几下。

  尚可绷着身体,一动不动,直到他的手摸到他的尾椎下,才用尾巴在他手臂上抽了两下。不过大尾巴软软的,毫无痛感,反而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穆图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身体也靠得更近,几乎将他整个人裹在身下,意喻不明地磨蹭着。

  尚可也被他蹭出了几分火气,身体开始敏感起来。

  正在考虑是否顺势来一场野战时,不远处的花丛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影。

  尚可耳朵一动,定睛望去,正是他们等候多时的白魈。

  尚可用手肘撞了撞身后的人,示意他做好捕猎的准备。

  谁知背上的男人不仅没有移开,反而掀起他的尾巴,在他后面挺动了几下。

  两人的动作让周围的花草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引起了那只白魈的注意。

  穆图压在尚可身上,一双jing亮的眼眸,透过花丛的空隙,紧紧锁定不远处的猎物,同时也不忘霸住怀中的“猎物”。

  尚可感觉穆图已经进入备战状态,顶在他后面的巨物也是蓄势待发。

  穆图笃定狐狸不会在这时反抗,所以大胆地撩开他的裙裤,趁机与他进行更加亲密的接触。

  狐狸果然没有动,只是身体有些绷紧。穆图低头舔了舔他的脖子,似乎在安抚他。

  他们都是雄性,又不是同一种族,让狐狸立刻接受自己确实有些难度。不过,穆图觉得身体的契合是两人感情的基础。豪放的shou人,就应该用豪放的方式追求自己中意的对象。

  时间在躁动的静默(zhaishuyuancc)中一点点流逝,穆图的侵略已经从外围逐步深入内部,两人都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以免惊走了那只白魈。

  压抑的喘息隐没在花丛中,两具炽热的身躯紧密贴合,混合着汗水的暧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