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页(1/2)

加入书签

  邵飞渡已经进入“目中无人”的状态,大脑自动过滤外界一切“杂音”。

  饶是贵妇人修养极好,面对这样的人,也难免想要发火。她身边的女子可没她的涵养,出声斥责道:“渡少,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云家和你们邵家,身份地位不相上下,我母亲也算是你的长辈,你不觉得你应该对我母亲稍微尊重一点吗?”

  渡少自闭起来,哪里在乎什么尊重不尊重?任你威风八面,他自岿然不动。

  云夫人深呼一口气,淡淡道:“抱歉,邵先生,犬子需要休息,请你离开,下次过来探望前,希望你能先知会我一声。”

  听到她赶人,邵飞渡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很想启动“万能可可”寻找应急攻略。

  【可可妈妈不欢迎我怎么办?】

  【可可妈妈要赶我走怎么办?】

  【应该怎么做才能留在你身边?】

  ……

  正在挣扎间,邵飞渡突然感觉云可煦的手指动了一下……

  见他坐着不动,云夫人沉下脸色,转头吩咐女儿将保镖叫进来。

  四、五名壮汉鱼贯而入,围在邵飞渡身边,拘谨而又诚恳地说:“渡少,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您不如下次再来看望小少爷吧?”

  尚可的意识逐渐恢复,耳边传来嗡嗡的响声,伴随着浑身的酸痛,一股脑向他涌来。

  他记得来到医院后,附身云可煦的过程很顺利,只要等鬼魂和身体完全融合,就可以复活了。然而就在关键处,他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所束缚,下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尚可并不知道,云可煦的母亲刚好在那时给他戴上了一个刻有符文的手镯,符文的力量,将还没有完全与身体融合的鬼魂封印,致使他陷入沉睡。若非邵飞渡出现,及时取下手镯,否则等三个月时限一过,这次任务就要失败了。

  “可可,你醒了。”邵飞渡带着喜悦的声音传入尚可的耳中。

  听到他的话,云夫人初时不以为意,直到她转头看向病chuáng,才惊愕地发现,昏迷(xinbanzhu)了两年多的儿子,此时居然睁开了眼睛。

  “可煦!”她快步走到chuáng边,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chuáng上的人。

  尚可眨了眨眼睛,努力适应房间中的光线。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云夫人不复刚才的端庄,对保镖激动地喊道,“快,快去叫医生过来!”

  接下来便是一阵兵荒马乱。

  一名被医生宣布脑死亡的植物人,竟然奇迹苏醒,这件事让整个医疗小组都震惊了。

  待一系列检查结束,医生终于确定:“病人恢复意识,而且各项认知功能相对正常,只是记忆和身体机能有些损伤,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

  云夫人喜极而泣,只要人醒过来,其他问题都不是问题。

  医生随即提醒众人,不要急于和他jiāo流,先让他自己适应一下。

  云夫人点头应是,正准备叫病房里的人全部出去,却见邵飞渡坐在病chuáng边,握着可煦的手,而可煦则靠在chuáng头,温和地望着他,低头说着什么。

  云夫人心中诧异,这时才意识到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些不一般。

  邵飞渡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对可煦却十分亲近。而可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清醒,意识还有些模糊,否则怎么会露出那么温柔的表情?

  “邵先生,今天先让可煦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话下次再说。”云夫人走过去打断两人的jiāo谈。

  这次邵飞渡没有坚持,只是起身时,很自然地在尚可脸上亲了一口,完全没注意云夫人和她女儿一脸见鬼的表情。

  将邵飞渡送出病房,云夫人忍不住问:“你和我家可煦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把邵飞渡难倒了。他一边想一边往外走,就这样渐行渐远,直到彻底消失在云夫人的视线中……

  云夫人还是第一次被人晾在当场,忍不住怒(shubaojie)道:“以后不许这个人靠近可煦的病房!”

  保镖们心中苦闷,谁敢拦邵家大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