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1/2)

加入书签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秋烛这简单的一病,却病坏了庄主和夫人的心绪,秦韵见儿子日渐憔悴,无心念佛,成日为他煎药做饭,亲自提着篮子送去,只是从未亲眼见到秋烛碰一口,只听林棋说着“公子吃了。”

  第139章 欲寻陈迹(7)

  “你这又是何苦如此折磨自己。”秋烛脸色苍白坐在窗前,秦韵走进屋内,解下了厚厚的棉袍,提着篮子放置在桌上“娘不奢求你有所原谅,但你能否好好顾着自己的身子。”秦韵说的低三下四,纵使她念佛多年,再清心寡欲,但秋烛是她唯一的孩子,那从身上掉下来的肉,他病了,做娘的怎能不疼。

  “病,是自己想好它便能好的吗?”秋烛近日总是说话颠三倒四,没头没尾,有人说是他病的神智不清了,昔日公子风度不再,也有人说是大限将至,二少爷的病是好不了了。

  “只是风寒,并非恶疾,只要你好好照顾自己就好。”秦韵将自己的外衣盖在秋烛的身上,握住了他冰凉的手,过了好久却还是如此冰冷。在秦韵的记忆中,秋烛从未病成这般模样,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

  “有人见过寻非,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眉清目秀,穿着我们这里的衣服,他路上搭着过路商人的马车,平平安安的。”秦韵不得已提起了寻非,那孩子才是这一切的症结,是让秋烛病入膏肓的源头。

  “可我梦见有人要他死,他被一双大手掐住了脖子。”嘴角的一抹冷笑瞬间喊了秦韵的心“娘……”

  自从寻非离去后,这是秋烛第一次唤了她,秦韵立刻握紧他的手“在,娘在……”

  “您常读佛经,那么您是否知道地狱是什么样的?”声音低沉沙哑,自欺欺人的故作轻松,却任谁都能听出这声音里的憔悴“八热、八寒、游僧、孤独……阿鼻地狱不过只是八热之中最底层的一道,但却被称为无间地狱。然而第十八层的孤独却是最为折磨,每日经历数十次最痛苦的往事,再是漫长无尽的孤独,无光无声……”

  “别说了……”秦韵伸手欲要挡住秋烛,这般滋味只是稍稍一提便让她心如刀绞。

  “好,不说了……”秋烛再次陷入了沉默,嘴角的笑意迟迟不散,却令人惶恐。

  这几日几家媒婆开始在山庄里进进出出,秋烛脸色憔悴,谁也不敢随意打扰,但是他还是撑着身子,翻看那几家递来的名册,时不时的提笔画圈,有时趁着秦韵送汤药来,还会拿去询问她的意见。

  “这几家姑娘与林棋门当户对,而且略懂歧黄之术,日后也能帮他一起打理药铺。”如今秋烛心血来潮,想起一出是一出,林正清和秦韵只能随他而去。

  “只是不知样貌如何,是否能合林棋心意。”秋烛的担忧却化为秦韵嘴角的一抹笑意,“普通人家娶亲,多是洞房花烛夜才头一回见面,这有何担心的。”

  “您和爹难道是洞房之夜才相见?”秋烛一回,倒是让秦韵难得的羞臊起来“你爹年幼之时,也是一个混少爷,成日爬我们家后院墙头。”

  “如今不也是日日爬墙头吗?”秋烛一语道破,难得的开起爹娘的玩笑话来“不过混少爷如今已经成了混老爷了。”笑着笑着,胸口又是一震,剧烈的咳了起来。

  “你也学会拿你爹开玩笑了。”秦韵紧张的伸手轻抚他的胸口,为他顺气“怎么喝药多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