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1/2)

加入书签

  他还活着。”

  “我们得快点通知警察局的人过来……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把他扣住。”兰斯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忙不迭地转身,“天呐,我们忘记看克洛伊的情况了……”

  事情告一段落。

  昏迷中的杰洛·米克里被警察带走,克洛伊的建议下,他被套上了塑胶绝缘的衣服和手套。

  当他们走进警察局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这个老妇人在看到昏迷的杰洛·米克里被抬进来的时候捂住嘴哭泣起来,眼角的皱纹深刻,仿佛悲剧的铭文。

  “她是谁?”

  警察局长正好站在他们的身边,他对小家伙们解释,“她是杰洛·米克里的母亲。今天她来警察局,说她知道凶手可能是谁。……她举报了自己的儿子。”

  后来,兰斯在三个死者的墓前看到过这位母亲,她跪在墓前,风霜摧残的身体佝偻着,却是以无比虔诚的姿态,她何时双手抵在额头,低低地默诵着什么,圣洁而真诚。兰斯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儿子向死者忏悔,祈求宽恕。

  有些错误不能捂住,他可能会是一道鲜血淋漓的可怕伤口,但是你把他晾出来,他纵然会给人带来痛苦,但他终将愈合,并留下一个让人警戒的疤痕。如果你一直捂下去,他却会溃烂化脓,最后变成一个毒疮,危及自己的生命,甚至危及别人的生命。

  瓦特老师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虽然事情并不是他做的,但是他的默许纵容才酿成了这一系列的悲剧。他被剥夺了教师的身份,终身不能再从事和教育有关的行业。

  他在辩解的时候说,“我是为了他们好。他们不是故意的,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他们就会保不住保送的名额。我是为了他们前途好。”

  一副“我没有错”的样子。

  如果兰斯在场的话,他绝对会揪着他的领口把他的脸按在死者尸体的照片上,让他睁开眼睛好好看看。

  他没有错?哈,他没有错!要是他没有故意纵容他的队员,那么他们就不会做出这种惨剧,甚至还将这种事情发展成了学校的“光荣”传统!如果他能在杰洛·米克里遭遇悲剧之后,告诉几个少年他们是错的,让他们去向杰洛·米克里道歉,昏迷中的杰洛·米克里并不是感知不到外界的,如果他感知到了几个少年的愧疚,他还会在醒来后的第一时间去报仇吗?

  亲爱的瓦特老师啊,就是你的“为他们的未来着想”才毁了他们的未来,他们都是你一手造就的怪物!!

  兰斯在去找希斯的时候,偶遇过在死者家门口徘徊的米克里夫人,她将一份信塞进了死者的邮箱里,然后匆匆离去。

  克拉克用透视看了一下,“是三百美金。”

  兰斯看到那个裹着破旧衣裳的瘦小背影,投影在他的心底却变得无比高大。

  三十年之后,杰洛·米克里出狱,这还是兰斯请了律师打官司,加上杰洛·米克里在狱中一直表现良好,才得到条件内假释。因为兰斯一直资助他们家的缘故,所以他和杰洛·米克里还算熟稔。那时候的杰洛·米克里已经成了一个禁欲冷静的清教徒,过着日复一日的苦修生活。

  兰斯问起他,为什么他明明有能力逃出监狱却一直没有里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