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9(1/2)

加入书签

  换掉莱克斯药,好加重莱克斯的病情,让莱克斯的病无法好转。”

  第99章 迷雾中的尘与光(完)

  一天后。

  卢卡斯端着食物进入莱克斯的房间,他将目光落在房间的中央,雪白的地毯上,莱克斯像个孩子一样,坐在那儿安静地翻看一本油画集。颠簸的阳光在他的睫毛上停驻下来,又被缓慢的翕动碎散成细细的金屑。

  “吃饭,莱克斯。”卢卡斯将托盘放在他的边上,脱掉皮鞋,随意地靠着莱克斯坐下。他把牛排切成小块,蘸好酱递到莱克斯嘴边。如果莱克斯的嘴角沾上酱汁,他就拿手帕给莱克斯揩拭干净。他把自己的头靠在莱克斯的肩膀上靠了一会儿,“我不要那些钱,莱克斯,我自己赚钱也能养活自己的。我曾经以为世界上没有人可靠,我也不想依靠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哥哥……但是……我不是有意的。我是有点生气,我以为你带我回来只是要用我来欺负那个老家伙……你说过你以后要让我过的高高兴兴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看见你这样,我怎么高兴的起来?你别生病了……”

  莱克斯的肩膀湿了。

  卢卡斯吸吸鼻子,“没有人再逼你吃你那些药了。我会保护你的,所有食物我都会检查。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他深深埋着头,好不讲究地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再抬起头,他摸摸哥哥的脑袋,深深凝望着莱克斯安静的侧脸,祈祷般说,“你会好起来的,莱克斯,你会好起来的……”

  就在他们用食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

  “卢卡斯……”莱昂内尔走进来,逆光,阴影笼罩的脸上像是带着一张面具。卢卡斯望向他,目光掠过他银迹斑斑的鬓角——这个男人已不再年轻。他的手抓在手杖的龙头上,被吸去年轻水分的皮肤像是树皮,你可以看见薄薄的皮肤下血管的起伏,只是不知道他的血是冷是热。卢卡斯听见他的声音,像是穿过午夜的墓地而来,“又在给莱克斯吃药?”

  卢卡斯将银叉放回瓷碟上,“叮”的一声,仿佛在拉开什么序幕。他昂着头,看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看到莱昂内尔脖子上的皱纹,一圈一圈,像是年轮堆叠。卢卡斯尽量节省力气似的反问,“你在说什么?”

  莱昂内尔走近几步,走到有透过落地窗投射下来的光的地板上,如粉墨登场,第一个动作就让对戏的人措手不及——他抬起拐杖打翻了碟子。

  卢卡斯站起来,标杆似的站的笔直。

  莱昂内尔瞥了一眼莱克斯,他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关心身边的人在干什么。但下意识的,他放低了声音,暴风雨前的天空般阴沉,“小畜生,你以为我真的抓不住你的把柄?你能用钱收买的人,我自然也能用钱撬开他的嘴。”

  卢卡斯看着莱昂内尔,像是在观赏一场荒唐的话剧,他先是错愕的皱起眉,紧接着低低地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哈,你以为你给莱克斯下药让他不能恢复神智,我就会把继承权全部交到你身上?”莱昂内尔讽刺说。

  “……”卢卡斯翻了个白眼,他不大想同莱昂内尔解释,但是他也不是替别人背负罪名的好人,更何况,虽然始作俑者是他的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