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倚在农舍内的墙边,瞧着外面青龙门的手下将地上死尸慢慢清理干净,约

莫半个时辰之后人也渐渐散去,这里又回到了一个空无人烟寂静荒凉的废镇景象,

只有天空中不住盘旋鸣叫的乌鸦,还有地上与四处残余着的激斗之后的血迹气味。

我看着左右无人,从农舍中闪身出来,悄悄往他们将唐嫣带入的那所大宅行

去。我绕到宅后越过院墙,瞧见院中还有巡逻的青龙门手下,恰好院后便有一棵

枝繁叶茂的大树,我双足一点掠上树稍,借着枝叶将身形隐蔽了下来。

树旁便是后院的小楼,其中一间房里似有人影,我心中一动在树上透过窗棂

瞧去,只见那房内里摆设简单素净,像是原来女眷的住处,里面有一个黄衫女子

背对着窗户斜斜倚在榻上,我心中一阵狂跳,果然便是被擒的唐嫣。妻子似乎还

未受到什么酷刑拷打,除了双手被戴上锁链木枷铐住以外身上并无其它刑具,只

是默默地倚在榻上,面容疲惫憔悴,腿上伤处的血迹已经染红了一大片衫裙,看

着令人心疼。

我正想有什么法子能不惊动别人而引起她的注意时,房间一侧的隔门被打开

了,唐嫣在榻上一惊撑直了身子,只听见门外有人喝道:"给老子弄麻利一些!

"一个仆妇模样头发花白的老妪诺诺连声地,端着一个铜盆与食篮进了房中。

那仆妇来到榻边,先为唐嫣掀起衫裙清洗擦拭大腿上的伤口,末了又用金创

药细细包扎好。唐嫣不做声地冷冷瞧着,等那仆妇为她包扎完了,又将食篮拿到

她面前,唐嫣戴着木枷的双手突然狠狠一推,将整个食篮都打翻在地,里面的馒

头与碗碟菜肴四散飞溅,那仆妇模样十分害怕,连忙不做声地匆匆退出屋去。

不多时后,房门又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玄布锦袍的大汉从门外踱进来,我顿

时心中一抽,进来的正是卫天阳。他面上似乎始终带着目空一切的讥嘲笑容,看

见房中地上一片狼藉,对唐嫣道:"怎么?莫非唐姑娘嫌我们这里粗茶淡饭,招

待不周么?"

唐嫣眼光像是要杀了他一般,瞪着他冷冷道:"本小姐就是饿死,也不会吃

你这无耻贼的食物。"

卫天阳晒笑了一声道:"胜败乃是常事,若是不甘心服输便应该想法子留住

青山,如果人人都是随随便便地就死,还有谁能成得了大事?"

唐嫣听了默不作声,过了一会才开口道:"你若真是英雄好汉,便解开我的

道放了我,按江湖规矩咱们光明正大的比试,我们唐家从不像你们这样使下三

滥的阴谋诡计,你这样教别人如何能够心服?"

卫天阳哈哈一笑,对唐嫣道:"我们青龙门做事向来只论结果不择手段,难

道你们唐家就不是如此么?记得当年川西的眉山派不肯卖你们的面子,便被你们

封门灭派,最后死得鸡犬不剩;还有怒鲸派,金沙寨,长河帮,落马山庄,都是

这十余年来因为与你们争夺地盘利益而遭压迫剿灭的门派势力。你以为你们蜀中

唐门,当真是那个自称所谓百余年来的名门正派,让江湖上人人都心服仰慕?"

唐嫣被他说得似乎一时语塞,好一会才道:"你这贼满口胡言,你以为本

姑娘会被你说动?我们唐家除魔卫道,从不使见不得光的阴谋诡计,就算有偶尔

过失,也比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贼强上百倍!"

卫天阳对她冷笑一声,突然走近大手一伸,将她按在榻上道:"老子要对付

你们这些所谓正派易如反掌,懒得跟你这多余废话!你这贱货昨晚才被老子

得死去活来,如今又栽在老子手里,还在这里耍什么神气?"

唐嫣挣扎了几下,却丝毫动弹不得,气得几乎落下泪来,她狠狠瞪着卫天阳

道:"臭贼!你若是再敢辱我身子,本小姐便咬舌自尽,死在你面前!"

卫天阳哈哈大笑,忽然扬手啪的一记耳光,我瞧着心中一紧,听到妻子脸一

侧发出一声悲鸣。卫天阳伸手捏住她脸颊喝道:"小贱人!如今落到老

子手里,是死是活便只有老子说了算,你这到这时候还不明白?你要是敢咬

舌自尽,老子便将你的尸身扒光了和公狗绑在一起,吊到你唐府门前示众,让江

湖上都知道你唐家和唐二小姐的光彩模样,哈哈哈!"

唐嫣面上又怒又羞,只有无奈地咬牙骂道:"你这贼好恶毒!我……我已

经嫁人了……你……为何非要这样毁人名节?………"

卫天阳一拉唐嫣腰上的丝带剥开她的衣衫,扯下她的抹胸扔到一边,妻子胸

前那对雪白丰硕的顿时弹了出来。卫天阳的大手覆上她的一边,捉住她

的粉红鼓胀的用手指一搓,唐嫣顿时重重地哼出了声,卫天阳狞笑道:"你

落到老子手里自然要被,更何况昨夜洞房还是老子替你开的苞,你这还装

什么?"

唐嫣怒骂道:"无耻的贼!"她使劲挣扎着无奈手上还带着枷锁,被抓住

手上的铁链按过了头顶,只好看着卫天阳脱下了她的衫裙,再将自己最后那条三

角透明的丝质小亵裤一并剥去,那一片黑幽幽的茂密顿时暴露在他眼前。

卫天阳瞧着她的笑道:"你这模样还算标致,下面的却长得这

般浓密,真是天生接客的!"他将亵裤的裆部翻出,上面竟还粘着一大块黄

白交杂的痕迹,他嘲笑般地将亵裤扔到唐嫣脸上道:"你这贱明明还夹着昨

夜老子的,是舍不得么?第一晚洞房便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的,还在这

里扮什么贞洁?"

唐嫣又气又羞,美丽的面上已经变得绯红,她一边挣扎扭动一边骂道:"你

这贼!……这般羞辱我清白身子,等相公救本姑娘出来便将你碎尸万段!……

…"

我看到妻子又要被奸污,心中又是着急又是狂跳,却始终不敢跳进房里与卫

天阳拼命,只得心中想道:"如今时机未到,还是先忍一忍吧……况且嫣儿她…

…昨夜也早被卫天阳奸了身子……如今只要她未有性命之忧便好!"

这时房中的卫天阳大笑着抖落衣袍,露出里面一身壮实的古铜色肌肉,

那支黝黑更是显得粗大笔挺,他不慌不忙地将他紫红硕大的抵到了妻子

那凌乱的上,用顶住妻子那黄豆大小的细细地研磨了起来,唐

嫣从喉间立即发出了细细的呜咽呻吟之声。他瞧着妻子紧张得微微颤抖的身子,

笑道:"你这还在嘴硬,你那贱奴才老公何时才来救你?他的下贱癖好多得

很,不但会扮成的模样勾引男人,更爱自己老婆给他带绿帽子,昨晚老子

你之时他还在一旁跪着服侍,那翘着的贱不知有多硬,这些他都没跟你说

过么?哈哈!

他的话语穿到藏身在外面树上的我的耳中,我面上一红但却不觉太多羞耻,

反而担心唐嫣听了有何反应,但这时房中床上的妻子的一边被他大手握住不

住揉搓,另一边娇挺的在不住颤动,早已经挺挺地翘起,她像是拼命忍

着身下被卫天阳研磨传来的阵阵刺激,口中咬着牙道:"………该死的

臭贼………占了我的身子还在羞辱我………明明是你垂涎本姑娘的美色,才要

挟我相公做这无耻之事……现在又来占嘴上的便宜!………你……快快把我放开

……可恶的臭贼!………"

我听得心中感动,也知道一向要强的妻子在这时嘴上仍不肯示弱于敌,她一

面嘴上说着一面身子在不停扭动,但卫天阳又如何会放过面前这白皙娇嫩的待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