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翁婿(1/2)

加入书签

  看着扬儿手腕上的私印,安容头疼的厉害。

  皇上,您能不能别这么任性啊?

  因为立储,三皇子都快谋逆了,你还把私印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扬儿。

  军中人多口杂,肯定有三皇子的心腹在,这事要是传到他耳朵里去……

  安容轻抚额头,看向萧湛,希望他能阻止。

  可是萧湛没有动,而且皱紧的眉头松开了,深邃的眸底有抹光亮一闪而过。

  安容怔了一下,完全没听见皇上叫她把又睡着的扬儿抱下去。

  才出生的孩子就是爱睡,哪怕军营吵闹,他也睡的香甜。

  安容抱着扬儿走,他的小手上私印晃荡甚是惹眼。

  安容前脚一走,后脚萧老国公又回来了。

  他身后还跟着两条尾巴,连轩和萧迁。

  只是他才进大帐,还未说话呢,皇上就道,“行了,朕知道国公爷急着找朕所为何事,朕回京便是。”

  说着,他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让定亲王护送朕回京。”

  免的他不在了,定亲王可劲的在瑜儿跟前献殷勤。

  徐太后病逝,现在虽然是入秋的天气,可也要尽快发丧。

  所以皇上耽误不得,第二天便启程回京了。

  定亲王不乐意陪皇上回去,却也陪着了。

  至于定亲王妃,还是住在应城小院。

  安容抱着扬儿去给皇上送行,看着马车汩汩朝前,后面有百来名官兵护送,她依然眉头紧锁。

  晗月郡主站在她身边,看着她道,“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安容摇头道,“我没事。”

  萧湛瞥头看着她,知道她担心什么,他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他话音一落,便听到战鼓敲响声。

  连轩有些愤岔道,“消停了两天。东延又攻城了”

  萧湛眉头拧紧,叮嘱赵成照顾好安容,便翻身上马,赶回军营。

  连轩也跟着翻身上了马,他望了晗月郡主一眼。道,“照顾好大嫂和扬儿。”

  说完,马鞭一甩,绝尘而去。

  晗月郡主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没差点喷出来。

  她神情愤愤,粉拳攒紧了。

  她现在身怀有孕,安容要被人照顾,她也要好不好

  人家夫君走之前,会叮嘱暗卫照顾好她,她的夫君叮嘱她照顾好别人。

  晗月郡主心塞的厉害。

  安容见她脸色不好。望着她,正要说话呢,就听晗月郡主憋气道,“我不想生孩子了,万一生的孩子像他,将来我还不得被他们两个活活气死啊?”

  安容哑然失笑。

  芍药就道,“不会啊,靖北侯世子多爽朗,有一个像他那样的小世子,肯定热闹极了。”

  晗月郡主就嘴角抽抽了。

  热闹。那是肯定的。

  可就怕热闹过火了啊。

  她轻摸了摸还没有隆起的小腹,想到昨晚做的梦,她就想哭。

  她梦到生儿子了,和安容说的一样。取名叫连昊。

  可他调皮的在梦里,晗月郡主都想抽他。

  连昊顽劣,不爱读书,她给他请了好多个先生,教不了几天就把先生气跑了。

  有一次,她去看他。

  刚进院子。就见他被罚扎马步。

  小小年纪,才五岁,就扎的稳稳当当的,她看了还很高兴,以为是先生教他扎马步,还算听话。

  谁想到,先生在屋子里嚎叫。

  她进去一看。

  先生头上,身上全是那小球刺,先生正扯头发。

  她赶紧叫丫鬟帮忙。

  花了半个多时辰才收拾好,不知道害的先生拽掉了多少头发。

  到这时,丫鬟才道,“郡主,小少爷年纪还小,不懂事,他哪里站的了那么久的马步啊,别累坏了身子。”

  她虽然恼了连昊,可儿子辛苦,她也心疼啊。

  这不就求情,先生在收拾书,道,“恕老夫无能,教不好小世子,郡主还是另请高明吧,告辞。”

  晗月郡主哪里肯放他走啊,赶紧拦下来,又去拽连昊给先生赔礼道歉。

  结果,晗月郡主一拽连昊。

  先生当即气的吹胡子瞪眼。

  连昊哪里是扎马步啊,他屁股底下有一根棍子顶着呢,棍子底端插在地里,上面嵌了木板,有锦袍挡着,旁人根本就看不见,就是扎两个时辰,也不会太难受。

  这回,晗月郡主是怎么劝,怎么说好话,先生也要走了。

  晗月郡主管不住连昊,就去找连轩来。

  结果不找还好,一找来,连轩惊讶了,“不是吧,儿子,你爹我七岁才想到这么好的主意,你五岁就会了?”

  连昊脸上有得意,“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然后父子俩个勾肩搭背的走了,一路上连昊都敬仰的看着连轩,道,“爹,祖父说你五岁就拉破了一张弓,当时他还以为你天生神力,结果后来发现你事先把弓锯断了,然后粘起来的,最后被打的皮开肉绽,上蹿下跳,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了,你祖父看我不顺眼,存心毁我名声……。”

  “可是太老爷也是这么说的。”

  “他们是翁婿一家亲……。”

  梦里的事,晗月郡主记得清楚,现在想起来,就头疼欲裂。

  她望着安容,嘴角瘪着,“丫鬟说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