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前世今生(1/2)

加入书签

  官道上响起了一阵“嘚嘚”的马蹄声,两匹骏马并排着疾驰而来,所过之处扬起了一片尘土,经过官道的行人牛车分分远避。

  骏马渐近,一枣一白两匹马上分别坐着个少年,枣红色马上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生的俊眉星目,挺拔锐气。白马上坐着的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看上去唇红齿白,俊秀可亲。两人都是难得的好模样,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公子。

  坐在白马上的那个年纪稍小一些的少年领先了枣红马半个马身,拽着缰绳的手微微一紧,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紧接着枣红色的马也跟着慢了。

  “阿逸,前面就是折柳亭,再跑半盏茶就能看到云阳城城门了。”白马少年转头笑眯眯地道。

  被称作阿逸的少年点了点头,皱眉道:“早些进城吧,王爷和王妃的车驾三日前就回来了,你在外多滞留了三日,回去前想想怎么跟王爷和王妃交代。”

  白马少年闻言就胯下了那张俊俏的小脸,可怜巴巴地看着阿逸:“阿逸,二表哥,你不陪我回去吗?”

  阿逸不为所动地瞥了表弟一眼:“王爷和王妃都是好脾气的,你怕什么?”

  白马少年一副你真天真的表情:“我问你,你是怕姑姑还是怕姑父?”

  阿逸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白马少年一副看吧,果然如此吧的眼神:“所以说好脾气的才可怕啊!因为你猜不到等待你的到底是什么。何况我爹从小看我不顺眼,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捡来的。”

  阿逸翻了个白眼:“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你会逢凶化吉的。我才该担心会怎么被我二叔收拾。”

  白马少年哭丧着脸低头揪马毛:“这里离京城十万八千里,皇兄大赦天下也赦不到我身上,我趁着他登基的时候偷跑出去玩耍,被他知道了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阿逸嗤笑一声:“知道你还敢乱跑?”

  白马少年怒了,立即张牙舞爪:“你不也跑了!”

  阿逸轻咳一声,正色道:“好了阿暄,别闹了,前面亭子里好像有人,咱不歇息了,直接回城,早死早超生。”

  萧惟暄一改之前的意气风发,蔫儿巴巴地骑马跟在云逸身后。

  “咦?”云逸突然脸色一变,勒住了马头,停了下来。

  萧惟暄眉头一皱,立即收敛了神色警觉戒备:“怎了了?”

  云逸声音有些打颤:“前面亭子里的人……好像……好像是我二叔……”

  萧惟暄手搭在眉上凝目一望,脸上立即就是一喜,很是自来熟地挥着小手欢快地喊道:“云二叔,云二叔,看这里,看这里,阿逸回来了……”

  云逸恨不得掐死萧惟暄这没良心的小王八蛋。

  不过云逸这会儿想要偷偷溜走已经晚了,只能策马向前。

  站在亭子里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高挑挺拔,虽然已经到了中年,但是容貌依旧俊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云逸,也不说话。

  云逸低着头下了马,乖乖走到男子面前:“二叔。”

  萧惟暄有样学样地走过来,笑嘻嘻地跟着喊:“云二叔。”

  男子的视线扫向萧惟暄,顿了顿,然后道了一声不敢,低头行了一礼:“云文放见过世子。”

  萧惟暄眨了眨眼,小小声哀怨地嘀咕:“我就说我打小就是爹爹不疼,二叔不爱的,胎没投好……”

  云文放听着这话看着萧惟暄那肖似某个他讨厌的人的脸,嘴角抽了抽,然后装作没有听见,转头去教育侄儿。

  云逸低着头乖乖听训,二叔没有自己的孩子,他自幼开始有一大半的时间是留在云阳城里跟着二叔的,所以他其实不怎么怕爹娘,但是他怕二叔,他对之前阿暄说的脾气好的人发起脾气来更可怕也是深有体会。虽然二叔从来不打他,也几乎没骂过他。

  萧惟暄见没自己什么事情,就在一旁蹦蹦跳跳玩自己的,等云文放教训完了云逸之后转过头便没看到萧惟暄人了,马还在原地,不由得皱了皱眉。

  几乎是立即的,萧惟暄的声音高高地从头顶上传来:“嘿,二叔看这里!看这里!我在这里!这颗树上有好多橙子!”

  云文放抬头就看到这熊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树上,正晃悠着腿剥一个青橙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云文放的嘴角又不可抑制地抽了抽,突然觉得自家侄儿真是乖巧又听话,让人实在不忍重罚了。

  三人骑马回城,云阳城的城门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一辆标着燕北王府徽记的大马车停在了城门口。

  云文放看到那辆马车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有些愣怔。

  萧惟暄也看到了,一脸惊恐地看向云逸:“是我娘的马车!怎么办?怎么办?死定了!表哥救我!”

  云逸用眼角瞥了萧惟暄一眼,在心里冷笑:哼!妖孽自有天收!

  正在这时候,马车帘子动了,一个丫鬟先下了马车,然后从马车里扶出来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

  云文放怔怔地看着那朝他们走过来的美丽少女,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他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总在午夜梦回时分出现在他耳边的声音一边哭泣一边哀求,求他放她一条生路。

  他想起来他与她第一次见面,在任家的老宅,他看着她提着裙摆往回廊这边快步跑来,然后离他越来越近,让原本正与丘韫说话的他忘掉了下半句,就站在那里直愣愣地看着她。

  不过她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她微撅着嘴,眼眶还有些红,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出于什么心态,就站在那里没有动,然后看着她撞进了他怀里。

  云文放至今还记得那一刻自己心中悸动的感觉,不过他当时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很招人恨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换来了她一个巴掌。

  云文放长到那么大哪里挨过别人的巴掌?而且她给了他一巴掌之后竟然就跑了,连句话都没有说一句,他当时就怒了,去见任家老太太的时候就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然后她就被关了祠堂。

  那一日很冷,他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不安,他想着可能是新到了一个地方不太习惯。

  “诶,任家的祠堂在什么地方?”

  当他脱口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丘韫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自己问完之后也后悔了,然后漫不经心地补充道:“那丫头不是被关进祠堂了么?她得罪了我,我肯定不能随便就放过她,你带我去看看,我捉弄捉弄她!”

  丘韫犹豫了片刻还是带着他去了。

  才一走到祠堂门口,他就听到了哭声,她在祠堂里哭。

  那一天是大年三十,外头很热闹,他听着她的哭声却觉得心里有

章节目录